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禁品乱欲:正文 第 127 部分阅读

类别:辣文合集    作者:未知    书名:禁品乱欲    举报章节错误    TXT下载
聪明人一秒记住 得鱼小说网 www.deyu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deyuzw.com

    人儿,倦极而卧,赤条条甜蜜蜜地拥抱着,极度满足而疲惫的四肢交缠着,沉沉地睡去。

    窗外已可微微见到晨曦。

    3。日

    「怎么了?你看起来好像有点不高兴。」黛醒来后,早已过了中午,风雨停了,窗外洒进亮丽的阳光,室内暖烘烘的。黛伸个懒腰,一转头,看到鲍腰上围着浴巾,**着胸膛,坐在凸出屋壁的拱圆湾形窗台上望着外面发呆,她问道。

    鲍向妈妈望去,她坐在床上,似乎懒洋洋地,但又显然因睡了一场好觉而神情奕奕。**着身体,玲珑的曲线暴露无余,又白又大的两团柔肉,挂在胸前,颤巍巍地,好像在向自己招手;眼睛里透出无限的爱意,但脸上的表情又似乎有一丝什么忧虑或担心。

    事实上黛看到鲍坐在窗台上发呆,是有点关切地想知道儿子在想什么。她或许有点担心昨晚曾一时触到的话题,不知道鲍心情是否有什么转变。她有点提心吊担地等着,看儿子是否会给个出什么答案,或什么暗示。

    鲍不知要说些什么,只看到他起床后为妈妈加盖上的一条黑色绒毛床毯掉落了下来,盖在妈妈黛两条漂亮的大腿上,那黑色的床毯与她白晰润泽的皮肤成了强烈的对比,又刚好遮住了她小腹下神秘的疯狂部位;若隐若现间,愈发地透出令人目眩神迷,令人无穷向往的神秘魅力。

    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盯在妈妈胸前两团美丽的白肉上,原先想的烦恼突然抛到脑后,一股热流迅速涌向下体,冲击着**,鼓胀着肉柱。

    在白花花的阳光下,长这么大,他从来没有看到过比这更完美的东西。

    她的**是那么完美,又大又白,但又不显得过于臃肿,看起来正合适,大约有36D或E这样的尺码。年过四十的腰围,坐在床上,却连一圈赘肉都没有。

    这使得那两团迷人的柔肉更显得挺拔、俊俏,稍为一动,就摇曳生姿,悬晃不已。

    鲍胡思乱想着,干脆把手臂往弓起的膝盖上一放,下巴沈靠上去,眼珠只管盯着妈妈白生生、颤巍巍的两团东西打转,好像中了蛊一般。

    这又是他个性中,调皮、带点花痴味道的一面。

    它们看起来是那么的饱满和沉甸,在雪白的胸肌衬托下,两粒鲜嫰粉红的肉荳不负责任、但又无辜地颤动着,似乎在诱发男人潜藏在心底的最强烈的**。

    对于鲍来说,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了。

    黛见儿子不回答,又不自主舒服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两个肥硕饱满的**,上面尖尖、下面圆圆,随着身体的动作而晃摇、颤动,显得更加诱人,简直要令人……疯狂!

    「噢……小淘气,忧郁王子………」见鲍仍不说话,黛发现儿子俊俏傻傻的脸上一双大眼睛,只盯着自己的**看,她不由得笑了起来,「你又在想什么了?

    星。」她似乎有点放心了,觉得自己或许有点多虑。

    鲍还是不说话,她只好笑着起身下床,一扭腰,背对着儿子,向浴室走去,「我冲个浴,马上回来,你先自己弄点东西吃哦。」

    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妈妈肥大的屁股,随着妈妈的走动,它荡起一阵阵优美诱人的臀浪。

    两腿之间还似乎夹着一点黑影……彷佛在诱惑自己犯罪似的。

    他正出神地看着妈妈丰满盈白的臀部时,忽然发现妈妈停在了浴室的门口,扶着门框,转过半边身来,像个小女孩情人般地向他嫣然媚笑。

    「好看吗?星。」她吃吃地笑着,没入了浴室。

    这一定不是真的!妈妈确实把他看做是恋人、情人了!他们的关系真的已经不会有问题了!鲍乐得坐起身来,如释重负,心头一阵激动、狂想。

    她曾经是他敬畏的妈妈,小时候她经常因为他做错事而打他的屁股,经常指使他打扫房间,强迫他吃不喜欢吃的蔬菜,不让他未做完功课就出去玩,不让他看太多漫画,等等,反正这世界上所有母亲可能对孩子做的一切,她都对他做了。

    是的,她是他母亲,但是现在已经很不同了,她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母亲,而且,还是更多……她已经把他看成是一个男人,一个爱人,不但是一个可以令她得到性满足的性伴侣,而且是个甜蜜的,可以互相关心,但又可以互相开最亲昵…最色情……但又最纯洁无辜玩笑的,情人。

    今早他起床后,看着睡得仍熟的妈妈,他想,妈妈或许会对他们昨晚之间的行为感到后悔,或羞耻,但是现在看来,她似乎没有,完全没有。这一点似乎可以放心了。

    但这还只是他第一个忧虑而已。

    因为他也曾想到,妈妈虽然似乎那么喜欢自己…或自己的…家伙…或功夫?

    …但是,是不是和他也曾碰到过的某些个女人一样,妈妈只是把他当成临时的泄欲工具,或…并不是,…并不会…真心长久的爱他,而只是凑巧,在这四下无人的深山中,在一时环境、气氛与**的驱使下,逞一时之欢…而已呢?以后……

    会如何呢?

    这种关系以后还会持续吗?

    而即使能持续的话,妈妈到底是把他看成什么呢?毕竟只是个**…偷情…

    的对象?妈妈昨晚疯狂的叫了一些话,但是不是也只是和一般女人一样,只是激清下的…**而已?那些话是真心的吗?能算数吗?她会不会后悔呢?

    那些话即使是隐藏了很久的,从心底里喊说出的话,但一旦得到宣泄或满足后,是不是就会淡了呢?

    他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妈妈,不是只爱她的身体和床第上的…表现…而已,更重要的是,他爱上的是,她的风情、她的从容和………智慧。

    妈妈让他觉得,自己其实只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傻大个而已,根本还不懂得人世或人性间的某些奥秘。

    为了这些念头,他一早起床就有点郁郁寡欢,思来想去。但是,又何从得知呢?能问吗?如何能开口问呢?

    现在,看到妈妈的嫣然一笑,他知道了,他本来就知道妈妈从来不会不必要的掩饰或伪装自己的情感与喜怒好恶,从妈妈刚才的举止与神情来看,而且在妈妈叫他“星”时的那种亲昵称呼与态度中,他不但听出了不同于往昔的意味,使他现在可以确定,她是真的喜欢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而且,最重要的是,从她起床后的整个神情与心思来看,从她关心自己的一举一动来看,她显然也会在乎他的感受的,而并不是只把他当成一种临时的,泄欲工具,或可以随便……呼来唤去的小不点而已。

    他感到阴霾散去,但也对自己曾怀疑妈妈的心态,感到一丝羞愧与歉然。

    自己真的还是太嫰、太小了,小人。他想。

    这时浴室里已经传出了水声,他想像着妈妈站在莲蓬头底下,让水冲刷、流下她美丽**的样子,他不由地又兴致勃勃起来。他的生殖器和他的心情一样,先是慢慢地充满了气,然后就迅速地鼓了起来,已经在等待新一轮的冲锋陷阵了。

    他顶着一柱**,又开了一堆罐头,布置成赏心悦目的早点,打开一瓶白葡萄酒,静静地等待妈妈的到来,好共享饮食,与…男女…之乐。

    彷佛是要故意折磨他一样,妈妈在浴室里又待了很长时间,使他不得不一边喝酒吃东西,一边伸手到围巾下抚慰自己的小弟弟,勉强按耐着心中的欲火。

    淋水声停了。想像着妈妈在身上涂抹着乳液,等着来散发迷人芳香的气息,等着来勾搭、引动起双方彼此心痒难禁、你情我愿的性致,等着他来爱抚、享用她美丽丰满的**……他不住的幻想着,妈妈这样一个…就准备着与他再赴巫山,共享性乐的,娇柔妩媚美丽的,俏佳人模样,他身下的巨棒愈发澎涨得难受。昨晚一夜的疯狂使他的**仍隐隐作痛,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他脑海中一个接一个浮现的淫思、漪念,乱想。

    想像着妈妈全身**,一丝不挂地伏在床上,抬起头来以痴痴迷惑但又坚决肯定的眼神看着他,等着他来安慰,来抚摸,来作爱,来共享鱼水之欢…共享…

    敦伦之乐……的那心醉神迷、如痴如狂的看着他,顶着一柱擎天年轻神勇如天之娇子般似的作爱工具…大**…那一心只想着和他八寸长的巨棒硬肉大**共效于飞、颠鸾倒凤,以同登极乐仙境的…那水汪汪、娇滴滴、亲柔柔的温纯、可爱…智慧、性感……性的女神,爱的化身…床上的殷情蜜娘,荡花浪女…的模样……

    啊,他会为妈妈疯狂至死!

    他会为妈妈疯狂至死!………

    等他喝完了两杯白酒,浴室的门这才忽然打开。

    看到妈妈在浴室门口现身的一刹那,他不由得高兴的笑了出来。妈妈好像和他有默契般,也只在下身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像一尊爱的女神一样,把丰盈坚实,却又水柔柔般摇曳的胸部,完全自然开放的敞露着。

    这样遮掩与暴露身体的态度,不就说明了一切。

    他身不由己的站起来,举起手中的酒杯,向站在浴室门前整理一头云鬓的妈妈赞美,脱口而出说,「为这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干杯。」他热切地望着妈妈**的美丽上身,顶着满脸的兴奋,与下身的渴望。现在,他已经不必在乎遮掩什么了。

    「咦,真的吗?怎么一早嘴吧就这么甜,星?你一定有什么心事,想对妈妈说,嗯?」黛一边挽拢着秀发,一面斜过头,瞄了儿子一眼。

    即使只是远远的一瞥,儿子浴巾下的凸起,还是无所遁形的映入了眼帘。她心里一跳,连胸前的美肉,都止不住欢快的颤动着。

    她对儿子的表情和反应满心欢喜。被儿子炽情热烈的目光盯着,她固然感到很高兴,一点羞愧扭捏的感觉都没有,但更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她也确定了儿子,和她,他妈妈,一样,不但没有犯罪、踰矩的感觉,而且,他也和她…他的亲亲、蜜蜜,美肉娘…一样,仍炽切地…欲想着、渴望着…对方。

    都迫不急待地,想重燃昨天的激情,欲火。

    她在浴室里一面凖备、渴望着激情再现,一面却又有些担心害怕的些许忧虑,现在都一扫而空了。儿子应该是真心爱她,同情接受她的心理处境了。她更加扬起头,看儿子如何反应,准备说些什么。

    母子俩之间升起一股微妙的甜蜜、默契感,原来还略带紧张、羞涩的空气瞬时间化解,满室生春,柔情蜜意盎然。

    「呃,不,我只是想表示妈妈是多么美的一个女人而已。」不过鲍却又结巴了起来,他有点窘迫地说。他本来是衷心的赞美妈妈的美丽,但他却以为自己心怀不轨,被妈妈一眼看穿了心事,认为他满脑子只是淫思欲想,一心只是想着再求欢作爱而已,这使他有些心虚而不好意思起来。

    「哦,是吗?」黛说,「那么,让妈妈也看看你的吧。」把头发压定,她走向儿子,走动前,轻轻用手松开了缠在腰间的浴巾,让它自然地落在地上。

    那风光,那春情,彷佛又有音乐如天籁般响起……

    在白花花的阳光下,妈妈丰满性感的身体与昨晚壁炉火与暗淡油灯光影下的模样又另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情…

    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盈盈地走动,纤细妖娆的腰身轻轻款摆着,丰满肥白的屁股,即使在下身、背面,也可以感觉,不,是看到…用心眼看到、用五官感觉、嗅到、听闻到…在肉颠颠、甸摇摇地,挪移着,抖动着……颤摇着。

    欢畅明快跳动着的两颗…似雪白嫰的肉球…顶着两粒粉红色的肉芽荳蔻……

    …造成一**,丰盈乳浪。

    两腿间的黑森林,即使在阳光下,也似乎在神秘地呼唤、招手……

    妈妈洁净无暇的身体使鲍以为他看到了从海中走出来的纯洁女神,但今天已与昨晚不同——不但他已确定知道,妈妈确定知道,而且他们之间也彼此知道对方知道,妈妈即将为他张开**的下身,他即将为妈妈献上欢祭的贡品……

    **与阳器,相吸互引,他们已准备一起再赴巫山,共登仙境。

    虽然昨晚已与妈妈狂烈交欢过,但现在看着妈妈**裸、颤颠颠,身无寸丝半缕,却也一样花摇枝晃、倩舞翩翩,如一只春猫,如两只蜜蝶,慵慵、懒懒,黛眼含星,依依袅袅地,朝他走过来,他的呼吸还是急促加快,耳朵嗡嗡作响,好像几乎要气喘、窒息起来。

    吸了一口气,他不由自主地,垂手放下酒杯,喉头偷偷咽了一口口水………

    静静地看着妈妈走到眼前来。

    肚脐下浴巾拱出的那一大块三角形,却更加激烈地颤动。

    黛在儿子身前停住,伸出手,怡然、优雅地解开了儿子腰上的围巾,「哦…

    …」她满心欢喜地看着儿子胯下那根,因她而挺起的大物,既为自己感到得意、骄傲,但也几乎如醉如迷地眯起了一双明媚的大眼,「哦上帝,儿子,」她几近喃喃自语,「你有一条全世界最美最棒…最可爱的**……大**。」

    说着,她伸手抚到了他巍巍朝天小弟弟的睾丸袋下,轻轻往上捧,感受着那一整套**作爱工具的沈甸甸份量。

    鲍起床后已淋过浴,因此大**上昨晚的残余物已洗净,一粒容光焕发肉肉的大**因兴奋而闪闪发亮着,微张的龟眼上有刚才一面喝酒一面搓揉而泌出的一丝丝透明黏液。

    即使早已有马上就要作爱**的心理准备,黛的玉手捧住鲍的子孙袋时,他仍忍不住欢畅刺激的打了一个哆嗦,没有立即得到玉手爱抚的**棒子却昂首顶立,战摇晃动。鲍觉得它好像要带着自己一飞冲天,奔腾出去一样。

    他想自己立刻抓住**,把它拉紧,按压下来,既是安抚它,也是要它稍安勿燥。但他想到那里已是妈妈的禁脔,他忍住不动,只是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到了妈妈的香肩上,以先求心理的平衡、安慰,静等妈妈的下一步行动。

    黛果然立刻就开始温柔地从睾丸袋子摸上了**,轻轻地顺着棒身上下按摩抚动着。她想起那次海边窥见儿子半勃起的景象,忍不住反手抓住了**棒身,爱怜地圈起了手掌,修长的玉指围住了半条棒身,轻轻上下套动起来;她把稍微覆盖在**边缘下的包皮往后拉,刺激着**继续生长,一面搓揉大**的棒身,一面不忘时而又把玉手抚回圆大、装满精液的睾丸袋,好给整套**…爱的**…作爱工具最大最全面的抚触与刺激。

    既是想看它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也是想要在现在大白天明亮的阳光下,再亲眼看到儿子那真正雄伟、硕大,一柱擎天的大**工具家伙能发展到什么样坚硬肥壮的程度……

    以完成那次海边的春情吹动………

    以给自己和鲍带来最大的**…作爱…满足…的最佳享受,最大、最高乐趣。

    随着她的动作,她自己毛葺葺的下部也早已开始泛滥、涨潮,淫湿。

    鲍不由得闭上眼睛呻吟起来,妈妈的手功……纤手的服务……太棒了。

    自己的**虽长,虽大,但妈妈温柔的手掌与纤长的玉指灵活巧妙地照顾着各个部位,大**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没有遗漏,都得到了最恰当、最适巧的抚慰。

    看到鲍的表情,黛的脸上也泛起兴奋、淫媚的笑容。

    大**愈涨愈大愈涨愈硬。棒身上青筋暴露,**愈来愈红,龟眼上也泪出了新的液体。整根八寸长的圆粗肉茎**已膨涨坚硬到临界点……黛一只手掌都要圈围不住了……

    鲍觉得自己的大**已克制不住,随时会往前冲。

    但他仍尽力忍耐着,想多享受一下妈妈的手功…手掌服务……

    等自己的大**真正克制不了的时候,再一把把妈妈撂倒,或抱到床上去,狠狠的把自己的大**大**,一下子猛冲,插干进去…干……!

    而且感受得到,妈妈好像也很享受手上握着,玩着,自己这根大**美**的爽滋滋美亲亲的滋味呀…哦……妈妈的手功真好………

    就算喷出来也没关系………划得来………

    但黛自己却另有一种同样克制不住的**………

    从她微微张开的嘴就看得出来……

    她两腿发软……直想蹲下来……把这根她曾经朝思暮想的大**…大**美棒子………爱的作爱、**工具……情的根…欲的苗……放进嘴里………

    不,先放到脸上,摩擦……滚动…爱抚…吸嗅……贴揉。

    然后再放进嘴里…舔…吸…吞,噬…嘶,咬……吮,插……品…尝……

    用轻灵的舌头与丰厚柔软的艳唇…爱抚…品味…咀嚼……让它插,让它干……

    看看它会不会喷出来,让它喷出来…看看……

    一定可以喷很高…喷很远………射到好几尺外………

    但也可以当最佳的早餐点心……好好品尝一下,儿子那最私密、最浓郁的…

    生命之根的最源头、最原始、最天地精华的…浓浆玉露的醇美…佳酿味道。

    虽然在昨晚几次的狂热作爱中,黛已为儿子品过箫,嘴里尝过大**的滋味,但那都是在变换姿势与花样的空档时,那只能算是过渡性的间奏,时间都较短暂,儿子也并没有在自己的嘴里喷爆而让她真正尝到那浓白**乳浆的嗞味,何况,现在大白天下阳光明亮光灿,两人**初发,那情调…与昨晚在昏暗的火光下疯狂交合而品箫的那重临时、过渡的情调……完全不同……

    但另一方面,她也是极力想讨好儿子,这个雄壮威武的大男人…大汉子…她的这个大**大肉根好情郎…她的这个马上就要给她人间最刺激最**的作爱服务,这个能给她享受到最淫荡最满足的作爱**乐趣。的大男根……大肉汉,好**,棒儿子…她要先好好的在口舌上服侍他一下,好让他知道…她不但爱他…

    而且她绝不输……那些年轻风骚青春正盛…的女孩子们……

    这样,他干她的时候不但会更痛快,也会更起劲,更粗大更狂野,两个人都可以得到最高最多的**作爱、欲媾满足。

    马上就要**…疯狂的忘掉一切…只想着要你情我愿你来我往如胶似漆般男欢女乐**结合的这一对…如狗吊如羊屄般只剩下最原始的性欢交尾**的这一对…肉汉子…美亲娘…这一对最亲密,只想把下身密切交合插勾在一起相干的…

    这一对赤条条光溜溜的美肉相见、互干互插互**的美躯体……男的要女的求只想着要颠鸾倒凤交配**干在一起的…母子……美肉亲…欢肉配…现在只见到只想着对方的大**大肉根大男棍子…肥白颠颠颤抖冬冬的大屁股与大肉**…这对已完全只沉浸在马上就要疯狂作爱马上就要疯狂相交肉**的淫逸放荡的前戏序曲先奏的忘我陶然中的…只想着…马上就要上马…马上就要趴上对方身子……狗合……肉交……性**……马上就要能得到人世间最淫荡……最欢畅……最快乐的…

    欢爱**的极致欢快美乐密趣,痛爽……爽到全身……骨血肌髓细胞里的……

    这对好儿仔欢乐娘…比旷狗发情都要疯狂、发骚的这对狗男女…亲母子…美肉亲亲美肉娘与**挺挺大男根好儿吊…

    肉汉子与美娇娘………

    但就在两人已浑然忘掉一切时,黛忽然看到身边桌上摆满了丰富的食物,她这才想起,她从昨晚到现在,竟然…真的……只忙着、想着作爱…竟滴食未进过。

    光想着「吃」,真正的充饥却忘得一干二净了!黛暗笑自己。

    这才真正……忽然…有点突然饥饿了起来的感觉。

    调皮的一笑,转过身,背对着鲍,她一边仍用手上下揉搓儿子的****,一边把丰满的肥白肉臀往后挺,紧抵上儿子巨棒的大肉**。

    鲍虽然不知道妈妈要做什么,但立刻忍不住地也把胸膛贴上了妈妈滚烫**的玉背,双手往前搂,贪婪地按在了妈妈丰满结实、盈俏的**上。

    「我喜欢妈妈的**,好喜欢!」他喃喃地说着,熟练地用力挤压按摩,「好柔软,好有感觉,好可爱,里面一定有许多奶水,嗯?」他故作娇儿的说。

    「对不起,孩子,妈妈恐怕要让你失望了,」黛被儿子摸得浑身酥软,吃吃地娇笑着,「但是,妈妈可以在其他地方令你满意呢,你还喜欢什么呢?」

    「让我插你的**,妈妈,我要永远能够……能够……永远插妈妈的**…

    …骚屄……嗯……」他用力地挤压揉弄妈妈饱满丰挺温软柔嫰的**房,把大肉**用力往妈妈肥白嫩滑结实的俏肉屁股上一顶,结结巴巴地说出了心底急切的渴望。

    黛听了娇羞欣喜的眼睛一闭,两片鲜艳性感的丰唇不由自主的张开,慢慢地把头仰起,「哦…」发出了一声最淫荡最美艳、最诱人的呻吟。

    但慢慢地,她也开始把身子趴向身边的桌子上,一边仍然温柔优雅地揉搓着儿子愈来愈粗大的**,而随着**愈来愈坚硬,她使用的力道也毫不客气地愈来愈强,似乎反应着心里已完全抑制不住的想要疯狂**、作爱的骚动,就等着手里这根愈来愈滚烫巨大的坚硬**、大**插进来,插进自己空虚潮湿的软肉穴洞里,用那里的火热**来吸取它,包围它,吞噬它。

    干它。干那根令她发癫发狂的肉柱,男根,欲棒,赐予生命泉源的大**大肉柱。

    但等到把整个上身趴在桌子上时,她仍用屁股对着儿子,一手揉搓着儿子火烫滚热的大**大**,一手却把桌子上的食物都挪到面前来,然后,她开始吃起东西,玉手虽然已经离开了儿子的**,但仍用屁股上的软肉舒服淫荡牢牢地顶着,左右摇动丰满肥白的那坨嫰屁股,起劲地摩擦他儿子暴突发亮的肉肉大**。

    「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她淫邪安逸地问道。头也不回地,继续吃东西。

    见儿子好像还楞在那里,她咯咯一笑,娇声说,「昨天晚上,我们吃饭前,你不就已经看过了吗?」说完,又是一笑。

    鲍的喉头开始打结,几乎喘不过气来,过了一会才如梦初醒似的说,「哦,是的…是的,妈…妈妈!」他一方面狂喜,一方面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妈妈现在不但摆出了如此挑逗、性感、淫荡的姿势,而且还用这相似的姿势来提醒他,唤起他的回忆,昨天晚上吃饭前,妈妈果然是…蓄意的…蓄意的要让他看到!看到她这里,这样的风景!

    「那时你想不想啊,嗯?」见鲍好像还呆在那里,黛忍不住又逗他一句。

    「哦,妈,妈妈…怎么会不想呢?嗯……」这次鲍听出了妈妈是在逗他,故意也用调皮、带点猥亵的声音说,还用手在妈妈的屁股上抚摸、轻拍。

    「好。」黛慢慢地把两条修长丰腴的大腿分开,这使她能把白颤颤的屁股翘得更高,把黑葺葺细密密的阴毛丛中粉嫩、鲜红欲滴的**大大展开,完全一览无遗地暴露在儿子充满**的眼前。

    鲍稍为退后一步,仔细的端详起来。白天充足的阳光下,鲍果然清清楚楚地看到,妈妈优美柔长的阴毛,不但环生在阴穴肉阜周围,而且也往上延伸,化成细致的绒毛,密生贴伏在肛门四周柔软、粉红、细腻的肌肤上……

    自己虽然也算情场老手了,但过去从来也没有这么耐心仔细的端详过女人的这里,大概他的女朋友们也没有人想到过要这样主动、大方的给他看吧?

    年轻人,果然总是莽莽撞撞的……不懂得更细腻、更大胆的安排与情趣……

    他暗笑自己和女孩们。

    但是,就算以前看过,会有像妈妈这么好看的…成熟母猫发情样的…虽然抬高了屁股,一声声低呜、叫春,但却又是那么完全自然、从容,好似天生就该如此似的,那么令人着迷,那么自然就会令人…亢奋不已的……这最迷人的风致吗?

    说妈妈是天生尤物,都无法形容妈妈身体下这最令人目瞪口呆,最令人心眩神摇的至绝艳丽风景了。

    这样的一条美肉区风景线…

    自然的风景和人为的**…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昨天先让他略窥了门径,今天再让他饱览无遗……

    鲍能不觉得那正风情四射,娇艳欲滴的狭长坑谷地带,是全世界最有丰姿,最自成天趣,但也最开放、最无畏、最慧黠的,一个真正成熟的女人,才会有的,最诱人的一个…美肉窟淫肉穴,第一亲亲小蜜谷,开发、鍜炼、陶冶年轻男子的人生阅历与人性知识的…世外桃源,神秘风景保留区了吗?。

    这才叫名符其实的最美丽肉阜……第一美人!

    最可欲的…第一女阴!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今天才知道什么叫女人了!

    我是怎么修来这福气的啊?!

    但那里是天堂,还是地狱呢?

    鲍突然觉得晕眩………好像有凌虚欲起,纵身一跳的感觉………

    黛只管怡然地笑着,迳自吃她的东西,让鲍自己去胡思乱想,自得其乐。

    但过了半响,见儿子还没有动静,她忍不住稍为偏过头,笑着说,「看够了没有啊?宝贝……」她从容优雅地把食物都聚拢起来,扫挪到餐桌一边去。

    鲍这才又如梦初醒。

    天堂或地狱………那已经是昨天的事了……都已经过去了!

    现在只有往前走!只能往前走!

    他色急地操起**,顶到妈妈温暖潮湿的两腿之间,**感到了软绵绵突起的肉丘,但是由于两人身子靠在了一起,他一时没有对准洞口,用力一戳,却没有一击就戮进那已欲火熊熊燃烧的入口………

    妈妈的身子突然更向前倾斜,屁股翘得更高,使屁股下的部位更加清楚地展现在他的面前。他不由地停了下来,又贪婪地看一眼那个他即将插进去,即将去挥洒他的野兽般的**的入口。

    他马上迫不急待地再挺上前。

    但是妈妈似乎又有了新的花样,因为妈妈把一只手往后伸了过来,放在腰股之间,好像示意他暂时不要急似的。他屏住呼吸看妈妈到底要做什么。

    只见她的手顺着腰边往下滑动,先抚到了自己屁股上,轻轻地揉捏了一下白白嫩嫩的屁股肉,看得鲍淫兴更旺,**不住地跳动,然后她玉手又向中间、往后移动,摸到了屁股缝中那个浅紫色、如菊花蕾般起着皱褶的小圆洞口。

    鲍的**兴奋地上下剧烈跳动着,他看着妈妈用手指轻轻地抠着自己的菊花蕾,好像还要往里面插,那感觉…是那样的**和刺激。他简直不能相信,昨天之前还正儿八经的妈妈,现在却当着儿子的面玩弄自己的屁眼,而且动作是那么的淫秽,那么的放浪……似乎什么都不在乎。

    黛抚弄了一会自己的菊花蕾,然后手指继续往下滑,滑到自己往后翘起,已经完全敞出一道狭长开口的肥美**上,仅略略地揉弄了一下,就把手掌中最修长的中指插了进去。

    鲍虽然早已出入花丛有年,但到现在也还没有看到过这么淫荡刺激且充满了邪靡情趣的画面,他不由自主地紧握住自己的**,跟着妈妈的动作开始用力地揉搓起来。

    黛的动作很轻柔,只是慢慢地插入抽出,但是每次都进入很深,随着手指的动作,透明黏稠的液体开始顺着手指泪泪地往外流,旁边的鲍简直看呆了,只知道机械地揉搓着自己的生殖器,一边往肚子里咽口水。

    这场面深深地刺激了鲍,过一会他终于按耐不住了,先把妈妈的手轻轻地从**上移开,再抓起自己的**,急切地把它戳到妈妈**柔软的屁股蛋上。由于极度的兴奋,**上的马眼已经渗出了透明的润滑掖,随着**的移动在黛白生生肉颠颠的屁股圆坡上画出一道道水迹。

    鲍慢慢地把**对正妈妈可爱的小菊眼,轻轻地来回磨蹭,让**渗出的液体给它充份的润滑,然后他温柔地,把**慢慢用力地往里面挤。

    一开始,黛以为儿子只是要用大**的肉**来刺激她的菊花蕾,以更助长淫兴,既可增加****中的分泌,也可以更加延长前戏的乐趣,所以她并没有阻止儿子突来的举动,但是当儿子肥大的**开始要强行挤进自己小圆狭紧的菊花眼时,尚未经过这种开发的她,一下子受不了那未曾经历过的疼痛,不由自主的把原来美丽高翘的屁股往前一缩,收了回来。

    「哦,不,不,不要这样,宝贝…」她扭动着屁股急急地说。

    「哦,对不起,妈,妈…我只是想…我还以为…」一听妈妈的反应,鲍吓得马上停止了行动,赶快说。误会妈妈的意思了…他极为懊恼,不知要如何解释,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等一会好吗?宝贝……」还未等鲍说完,黛又说。

    鲍又楞住了,不晓得妈妈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先…我们先…玩前面……过一会它可能不那么紧了,你再进来好吗?」

    「……你的东西太大了…妈妈怕…怕吃不消嘛!」见鲍还是没有立即反应,黛不知道他是不是心情受了挫折,只好又娇嗔一句,还扭了一下屁股。

    哦,上帝,他有没有听错?他本来只是一时兴起好玩…而且他实在是因为看到妈妈先前的动作…他以为妈妈要他先…先去弄那里?…而且,他实在只是不自觉,身不由主的…随着浓烈意趣的驱使…做出了那样的动作…他并不是主动的要那样作…他并没有真的要进去妈妈那里的意思………

    但是现在听妈妈这口气…竟然真的愿意让他………

    让他……

    她真的愿意让他,干她的屁股?

    鲍受到震撼,还昂扬抵在妈妈菊花眼上的**竟又觉得有一股激流要往外喷。

    能够插进……妈妈这么美丽性感,成熟的身体,就已经令他意想不到,十分满足了,想不到现在…妈妈连…屁股…也要给他了!

    他曾经和一个只偶然交往过一阵的风骚少妇试玩过这种乐趣,但是没有得到真正的满足。因为当时双方都只是因酒后醺然而临时起意,不但没有心里准备,而且双方也都没有过真正的经验,因此还没有真的插入,就因太过生涩而放弃了。

    后来那少妇还想再试,但他觉得她虽然也算是个尤物,但她的腰身却较平直,屁股的曲线既不够开阔,也不够挺翘,他提不起兴趣在那里首开纪录,品尝后庭花的滋味,以后就再也没有碰到机会,也没有动过这种念头了。

    刚才就是因为先看到妈妈那暧昧的动作,想起这段过去,而妈妈的后山又是那么的曲线玲珑、起伏有致,那么的引人入胜,胜过那女人不知多少倍,所以才情不自禁的…想潜入这后山最神秘的花园里去……

    后来以为误会了妈妈的意思,结果,妈妈本来就是有此意的……?!

    他太过兴奋激动,竟没有去想妈妈过去曾经用过她的屁股没有。

    妈妈真伟大,太神奇了,他只不断兴奋地想着,没想到今天不但能与人人艳羡垂涎的妈妈一亲芳泽,不但与这样的一个充满了成熟风情的美艳熟女共效于飞,而且还有更大更诱人的刺激,在后面等着他去开发,体会。

    按耐住了想要马上进入妈妈后庭的冲动,还是先把妈妈的前宫弄得舒舒服服体体贴贴的,然后再等待妈妈后殿的赏赐吧。

    他把抵在妈妈紧紧关闭的菊眼上的大**向下拉,引导它顶到了妈妈两腿之间由一片密葺葺的黑绒毛包围着的湿淫淫的肉缝地带。他的**很快就找到了妈妈潮湿柔软的**口,她那里已是那样的湿滑,淋淋的**泌泌地往外流着,看来妈妈早已经准备好了。他自信地轻轻把屁股往前一挺,一推,圆大的**轻易地就从妈妈丰满的屁股下进入了火热湿烫的**内部。

    妈妈柔软温暖的**内壁紧紧地包容住**的滋味真是妙不可言,阴壁上的皱折轻轻地刮着他**的棱角处,有规律地蠕动着,肉与肉之间的摩擦舔咬,简直可以让任何一个正常男人发狂发疯。

    鲍忍不住再用力一挺,把自己又粗又长的****深深地插进了妈妈火热的淫洞里,让坚硬如铁的长长**棒子推着大**的大**往前住里挺进,把紧窄逼人的小肉穴缝隙推开,钻进,把大**嫰**与**棒子上的每一寸肌肤都与柔软润滑的**内美渍渍的湿肉壁一寸寸的摩擦、接触、滑过,整根大**受着狭紧美肉穴的挤压、包围、舔拥、触抚,那美妙紧窄的快感滋味,实在无法用言语形容,他只能用力夹紧屁股用力的往前猛推紧闭顶,实在无法再前进时,他先密实实的再顶两下,仔细品味那一软一硬的两套作爱工具密切结合成一体的甜蜜舒爽美滋滋的味道,然后他就再把整根大**慢慢地往外抽,等**快要整个退出美肉穴口时,又重新一贯,整根大**又重新刺入了妈妈整个美肉穴的温软包围。

    如此,有时进慢退快,有时进快退慢的重覆进出**了几次以后,他知道妈妈的肉穴已经完全准备好要接受最狂烈、最猛暴的进击,吸一口气,两手紧紧地按住了妈妈那如一朵吊钟花般优美散开、拱起的美白大屁股………

    开始大力快速的**进攻,快进快出地,扣撞起来。

    他多么希望,妈妈能好好感受到他在这样动作的过程中全部身心的快感与喜乐………还有,他用心的努力……

    若能得到妈妈一声赞美,那就更好了……

    「哦,哦,太好了,宝贝,太美了,就这样…就这样…用力干妈妈。」黛果然感受到了儿子那先是一快一慢进出,然后再大力**快速扣钟、干穴的用心与努力,她忍不住开始呻吟。受到了撞击,她自然鸣响,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最蛊惑的声音与振动,来吸引、勾咬现在在自己受撞击的软嫰屁股下疯狂地在她两腿间的蜜洞里钻动、插进抽出的这挺大男根大棒棰,像淫荡的妓女讨好恩公似的,她开始疯狂地前后左右上下摇动扭摆着她的美屁股,迎合儿子有力的冲刺、进攻、袭击,等着儿子一次次的火热**、刺入,来奸来干。

    原来以两肘靠在桌面上的她,现在用两只手掌紧紧的抓着桌沿,上身时而贴向桌面,时而离开,两只丰盈洁美的大**,忽而抚摩着桌面,忽而悬垂摇荡,好似结实多汁累累欲爆的两颗甜美大木瓜。

    「哦,上帝,你弄得妈咪好舒服啊!」她疯狂得前后带动、摇摆着屁股,拼命地迎合儿子的进退动作,头发早已散落在肩上,「你让妈妈觉得好像以前没有作过爱一样,简直美翻了,妈妈以前的日子真是白过了!」

    「我最喜欢干你了,妈妈,」鲍怒吼着,下体猛烈地撞击着妈妈丰盈结实挺翘的屁股,**根部与睾丸袋一**打在那丰饶白嫰软棉棉的肉球大地上,**根子周围的浓密粗旷阴毛摩娑着妈妈两股间敞开的细润柔软三角温湿地带的粉嫰皮肤,**杆子本身则不断的在温嫩肉滑火热黏湿的美**紧蜜谷里插进抽出又插进抽出。那既密切扎实拳拳到**棍窝心,但又温润柔软火烫的撞击摩擦吸咬与紧吮,**与**的碰撞、套合、挤压,既是那么的油滑顺利,又是那么的肉紧结实,灵肉已密不可分,爱的**与淫屄,这两套作爱工具,已融为一体,实在令人有说不出的幸福快乐感觉。「我要永远这样干你,永远这样,,,,,从后面操你插你?

    ...


得鱼小说网 > 辣文合集 > 禁品乱欲 > 禁品乱欲TXT下载 > 正文 第 127 部分阅读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申明:禁品乱欲最新章节,小说《禁品乱欲》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得鱼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