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禁品乱欲:正文 第 171 部分阅读

类别:辣文合集    作者:未知    书名:禁品乱欲    举报章节错误    TXT下载
聪明人一秒记住 得鱼小说网 www.deyu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deyuzw.com

    我怔怔地看着她,全身已经燥热不安,我的小弟更是蠢蠢欲动。她媚眼如丝地看着我,然后娇滴滴地说:“亲爱的,生日快乐。今天妈妈把整个的心和整个的人都送给你,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得到它,今天就算是你的生日礼物吧。”说完,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我顿时心潮澎湃,我扑她,给她一阵狂吻……

    这时一曲“生日快乐”突然响了起来,我才想起是爸爸夹在电脑包裹里的生日贺卡,我把它随意地放在了床上,我和妈妈的疯狂把它压响了。

    “不!”我像是清醒了过来,连忙爬起来夺门而出,耳旁听见了妈妈气愤的叫声;“你是懦夫,你是伪君子……”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像一个游魂在街上胡乱地走着,不知走了多久。此时天已经黑了,街上的行人也逐渐稀少。突然,一颗冰冷的水珠滴在我的鼻梁上,然后我看见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冰冷的雨点打在我的身上,我感觉舒服极了,我的大脑也逐渐清醒起来。我任雨点淋湿我的全身,心里却开始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

    我知道我已成功地避免了“**”的发生,对于爸爸我已没有了那种良心上的不安,但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知道我有生以来的那件最珍贵的东西即将不在,那段经过两年之久已刻骨铭心的“母子爱情”即将结束,我不知道该去怎样面对那个自己深爱着的女人。此时,她的绝世容颜,她的一颦一笑,她的娇羞,她的调皮,她的柔情,她的一切的一切全都映入了我的脑海,我能与她分手吗?我能离得了她吗?没有她的日子我将怎样度过?

    我一遍一遍问自己,不觉已泪流满面,雨水与泪水交织在一起,使我感到了一阵阵的凉意。“你是懦夫,你是伪君子……”这句话彷佛又在我的脑海里盘旋,我突然想到,本来纯洁无暇的妈妈是被我一步一步引诱到如今的地步,“今天我把整个的心和整个的人都送给你,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得到它……”她说这句话是在向她所爱的人表白,这句话是她的心声,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想到这我突然打了一个寒噤心痛不已,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我此时才真正看清自己,我是天下最卑鄙,最无耻,最自私,最虚伪,最懦弱的男人。我拼命地往家跑,我要去求她原谅我,我要去挽回这段爱情。

    我跑回家时,已有一种晕眩的感觉。我在她跟前跪下:“珊珊,你一定要原谅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待你,我……”我一句话没说完,突然,喉尖一甜,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我听见妈妈尖叫一声,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躺在医院里,打着吊针,输着氧气,我知道自己的老毛病——肺炎又犯了。我感觉浑身无力,想是虚脱了一样。

    “爸爸”此时我才发现爸爸正扑在我的床上打盹,我忍不住叫了起来。爸爸连忙站了起来,怔怔地看着我,显得非常激动:“儿子,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他一边往门外跑一边大叫着:“医生,医生快来看一下,我儿子醒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爸爸如此激动过,关切与焦虑之情溢于言表。医生替我检查以后,告诉爸爸我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并说观察几天就可出院了。

    医生走后,爸爸走到我的床前坐下,他温暖的大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说:“你好些了吗?”

    我看着爸爸,发现他又多了一些白发,眼睛里竟然流露出了一丝疲惫,神态上更是无法掩藏他的焦虑与不安。难道出了什么事了?我心里有了一丝不祥的感觉。“妈妈呢?”妈妈居然没在我身边,“是不是妈妈出什么事了?”我焦急地问道。

    爸爸说:“没有,这几天把她累坏了,今天她刚回去休息呢,这些年她哪这么累过啊!”接着爸爸笑了笑,像开玩笑一样对我说:“怎么你小子只会关心妈妈?你可知道你老爸三天来眼睛都没合一下呢?”

    我被他说得满面通红,于是我连忙说:“爸爸,你在我心中永远是大英雄,什么大风大浪你没经历过?而妈妈……”

    我还没说完,爸爸就哈哈大笑起来,他说:“是不是妈妈在你心中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女孩?”

    我镇住了,爸爸说的这句话是我在日记中经常写的,难道……

    我还没来得及细想,爸爸又说了:“唉,都怪爸爸不好,一直就只知道忙工作,居然没有去想办法根治你的肺炎,弄得你整整昏迷了三天……是爸爸失职啊,爸爸对不住你,我原以为……”说着说着爸爸哽咽起来,眼睛里居然闪烁着泪花。

    这是爸爸吗?这是那个铁铮铮的硬汉子吗?我突然明白我的这场病肯定不轻不然从不掉泪的爸爸怎会这样?于是我小心翼翼地说:“爸爸,我的病是不是很严重?”

    爸爸连忙说:“没有没有,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心里已明白,但我不再问他。

    第二天,妈妈一早就来到了我的病房,她时哭时笑,最后了解了我的情况后终于安静下来,她要爸爸回家休息,自己留下来陪我。

    爸爸走后,我连忙与妈妈攀谈起来,我要从她的口中套出我的病情来。

    “珊珊,原谅我好吗?当时我真的很矛盾……后来一场大雨把我淋明白了,我知道我是离不开你的,因为我太爱你了,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活下去……”我真情流露哭了起来。

    妈妈慌了起来,连忙跑到我的床前说:“我早就原谅你了。那天,你昏迷时都在不断地叫着人家的名字,害得全医院的人都以为我们是一对……”她说着说着脸都红了起来,接着又怯怯地说:

    “还有两个护士好羡慕我,对我说现在像你这样情深义重的好男人太少了。”

    看着她无比娇羞的模样我心都醉了,于是我又揶揄她:“你肯定也有不平常的表现,人家才会认为我们是一对情侣对不对?”

    她立刻跳了起来,用手遮住脸,转过身去娇声地说:“不理你了,人家只不过叫了你几句安哥哥,叫你不要吓人家嘛?”

    看着她如此模样我不禁大乐,于是说:“你没有叫我好老公吗?”

    她又转过身来,抡起小拳头就要打我,但看到我头上的掉针后就扑在了我身上,“我咬你,看你还敢不敢欺负人家。”说着就张开小嘴轻咬着我的面庞。接着她开始吻我,她的吻是那么的轻柔,那么的小心翼翼,神情又是那么的庄重,那么的认真,她彷佛要把她满腔的爱都吻出来……

    一滴热泪滴在了我的脸上,妈妈哭了,她哭得很伤心,她哭得很绝望,从她的哭声里,我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再结合昨晚爸爸的那种表情,我已经很明白了,我知道这次病得很重很重,难道我的生命即将结束?想到这点我顿时惶恐不安了,但是我看到泪人般的妈妈,我不忍心再去问她什么,我知道这几天她和爸爸都被我的病煎熬着,他们的感受不会比我好多少。于是我开始逗她,终于把她逗笑了,我才哄着她回去。

    我一个人躺在单人病房里,任意让思绪游走,我想了很多很多,我担心爸爸,他已五十多了,还要这么忙碌……我更担心妈妈,如果她离开了我她还能开心吗?我还有一点遗憾,那就是我和妈妈终究没能逾越那道坎,但我满足了,留一丝遗憾在心中不也是一种美吗?我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不知不觉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发现爸爸已经来了多时了,吃过晚饭后,我发现自己好像好多了,我自己起了床,稍稍活动了一下,就跟爸爸说明天干脆出院吧,我只是随口说说,不想爸爸居然爽快地答应了。

    那天爸爸的谈性很浓,跟我天南地北地神侃,他讲他的奋斗史,讲他的宏伟目标,讲他的公司,在不知不觉中讲到了他的家庭,讲到了妈妈。他给我讲了很多妈妈的趣闻趣事,好像在告诉我,妈妈是一个多么的纯洁,多么可爱的一个女人。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给我说这些,接着他又说道:“她不止思想上特单纯,你发现没有,她现在的容貌竟然像二十岁的大姑娘一样,没有一丝衰老的迹象。她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据说这种不老的人要在几千万人中才能找到一个……”

    听爸爸这么一讲,我顿时豁然开朗,记得毕业前夕,我很痛苦,我想摆脱这种“恋母情节”,我找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籍,书里面都讲这种恋母情绪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淡化消失,可是我却偏偏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情绪却日益膨胀,当时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现在我才完全明白了:妈妈是个不老的女人,她的年龄停滞在二十岁,所以随着我的年龄增长与她的年龄越来越接近,我们长期朝夕相处,彼此间也越来越互相吸引,在不知不觉中擦出了爱的火花。我也看过关于“不老人”的报道,而且与她好多次的近距离接触,好多次感受她光洁与充满弹性的肌肤,却没想过妈妈就是那种令人向往的不老的女人……

    爸爸说着说着,脸色逐渐严峻起来,他点燃一支烟,幽幽地说:“今天我与你妈妈离婚了!”

    我大惊:“爸爸,你怎能这样?你……”我语气中充满了对他的不满。

    但是爸爸摆了摆手,制止我再说下去。他一字一句地说:“我只能这样,因为你!因为你很爱她,已经爱到了痴迷的程度,所以我把她让给你!”

    听他一说,我吓得全身直哆嗦,心想爸爸怎会知道?难道是妈妈泄漏了秘密?我一紧张就大声咳嗽起来。

    爸爸连忙扶住我,语气缓和起来说:“别这样,别这样,刚才爸爸语气重了点,但没有责备你的意思,爸爸前几天在你枕旁看到了你的日记,看了看心里就一直憋得荒。”

    日记?爸爸一提到日记,我的大脑就飞速旋转起来。我有两本见不得光的日记,一本是上大学之前写的,那里面全是我对妈妈的单相思,而另一本是大学后写的,里面有我和妈妈相亲相爱的全过程。我记得第二本日记我放在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我想旁人是绝对找不到的。这样爸爸看到的肯定是第一本日记,想到这,我心里又觉得好过了一点,但是我又清楚地记得那第一明明是在妈妈那里,我还记得自从妈妈“没收”我那本日记后,她才慢慢地对我温柔起来,才慢慢地把我当男人看待……-那这本日记又怎会又飞到我的枕旁呢?一定是妈妈,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爸爸接着说:“这也不能全怪你,这原因是多方面的,这几天我在想,如果换作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整天面对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也会不会想入非非?即使她是自己的母亲又会怎样?所以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对你的关怀太少了,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他停了停,看了一下我又说:“你很聪明,你一定把你的病情猜到了七八分吧?”

    我点了点头,说:“我还能活多久?”

    爸爸长叹了一声说:“你不怕吗?”

    我坚定地说:“我怕!但我更想面对它,我不想躲,因为我是杨大成的儿子!”

    爸爸哈哈大笑:“不错,不错,杨大成的儿子就应该是这样!”于是他沉重地说:“你这次得的是肺癌,而且是晚期,如果没有奇迹,你最多还有一年。但是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创造奇迹,爸爸妈妈都会不遗余力支持你,因为我从来就不相信命运,命运是可以改变的!”

    爸爸不愧是大公司的老总,几句话就把我说得热血沸腾,信心倍增,于是我说:“我一定不会让爸爸失望,爸爸你有什么好的主意就说出来,我一定听从你的安排!”

    爸爸在病房里踱来踱去,然后坚定地说:“我问过很多有名的医生,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他们说这种病也有康复的先例,他们还说治这种病不但要有好的药材,而且病人必须保持一种愉快的心情,这种好药材好医生就由我去找,而这种愉快的心情就得靠你和你妈妈去创造了。所以第一步就是我把你那个多年暗恋的女人,也就是你妈妈嫁给你,让你们快快乐乐地生活……”

    “不行!”我打断了爸爸的说话,因为这对我太突然了,我还没有这种思想准备,另外这对爸爸也太不公平了,我也不忍心这样。

    不想爸爸大怒说道:“怎么我第一项安排你就这样?”

    “我,我不能这样自私,我不能把我的快乐建立在你们的痛苦之上,再说我和她终究是母子关系啊,我虽然很爱她,但我从来就没想过要与她结合,你这样安排,我和妈妈又怎能安心呢?更谈不上快乐了。”

    爸爸再度叹了口气说道:“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呢?其实我与你妈妈都商量好了,她都不在意你是她的亲生儿子!我能清楚看出她爱你已经远远超出了那种母亲对儿子的爱!你以为你死了,最痛苦的是你吗?不是!最痛苦的是她!如果你死了,她一定会为你殉情!这是她亲口对我说的。我的心真的好痛啊,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啊,我不想你们任何一个人先我而去,你是不会明白老年丧子是一种怎样的悲哀的……”

    我已被他说得热泪盈眶,我哭着说:“爸爸别说了,我听你话就是……”

    爸爸走到窗前,把窗户打开,抬头仰望苍天,久久没有说话。我知道他作出这种决定,心里一定分外痛苦,这个决定也许是他一生中作出的最艰难最无奈的决定。我心里还明白,他对我的病是没把握的,他这样做的另一目的就是用他的牺牲来满足我最后的愿望。

    我出院没两天,爸爸就回深圳了,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处理。

    爸爸走后,家里就只剩下我和妈妈了。由于我们彼此都知道,我们的母子关系即将结束,取而代之的却是夫妻关系。所以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调整好了彼此的心态和位置。妈妈此时更像一个温柔的妻子,把我照料得无微不至,没几天,我就感觉到浑身舒畅,身体好像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那天晚上,我们散步回来,心情格外的好。我大发感慨:“哎呀,和你一起散步,这回头率是不是也太高了,难道你不觉得别扭?是不是我们以后出门不要再穿这情侣装了。”

    妈妈听了“噗哧”一声笑了:“是啊,我们不能再穿这情侣装了,你没看见人家瞧我们的神情,他们分明是在说:‘哇,一朵这么娇艳的鲜花怎么就插在……格格格格……’”

    “好啊,你敢说我是牛粪。”说着我就去追她,她笑着连忙往卧室里退,我抓住了她,就毫不客气地去痒她,她格格笑着,我把她逼到了床边,一起倒在了床上。

    我压在她身上一阵狂吻,妈妈的身体明显热了起来,她双手揽住我的头舌头伸进了我的嘴了,我们的舌头互相缠绕着,我的手也开始在妈妈身上游走。我左手揽住妈妈的细腰,右手伸进她T恤内搓弄她饱满坚挺的**,接着我扯掉了她的胸罩,把她的衣服脱了下来,顿时两只雪白浑圆的**蹦了出来。于是我用嘴巴轻轻地吸吮着她的**,那是一种我熟悉的感觉,我彷佛我又回到了婴儿时期,感到一种无比的满足感。妈妈对于我的举动开始有了反应,她的脖子向后仰,双手放在我的背部,两眼紧闭,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声。

    我的手已移到她的腰部,在她的配合下,我轻松地把她的短裙和内裤一起脱下,此时妈妈已在我面前一丝不挂了,也许出于本能,妈妈飞快地用手遮住了下体,我已看见她露出一脸的娇羞模样。于是我停止了动作,尽情地欣赏这具令我相思已久的躯体,我想,马上她将完全属于我了。

    “真没想到,你的身体比你的脸蛋更迷人!”说着,我用最快的速度脱光了我自己的衣物扑向了她。我去把她遮住阴部的手放开,她犹豫了一下终于放开了那只手。

    我顿时看见了妈妈浓密卷曲的阴毛凌乱地散布在她的神秘禁区上,雪白的肌肤与黑亮的阴毛形成强烈的对比。我分开她的两腿,用颤抖的双手拨开她粉红的**,却发现里面早已**泛滥。我再也忍不住了,把**对准妈妈的桃源洞入口,用力顶了进去,**顿时感到一种紧密的包覆感,妈妈也,“噢……”的大叫一声。

    我的**缓慢地再她身体里抽动,每一次抽动都可以感到鹅绒般的肉壁摩擦**的酥痒。妈妈半张着嘴唇,双眼半开半合慵懒无力的看着我,那似痛又痒的神情使我加快了抽搐的速度,不一会儿,她索性闭起了眼睛逃避我灼人的眼神。我却越战越勇,把她一双美腿搭在自己的肩上,加快抽送猛戳妈妈的花心。

    妈妈被插得浑身酥麻,她双手紧抓床单,白嫩嫩的纷臀不停的扭摆向上用力配合着我。“喔……喔……”妈妈开始呻吟开始**了“安安……你好棒啊……喔……我快疯了……”

    我更加卖力了,更加奋勇地抽出插入,旋转着臀部,使得大**在**里频频研磨着花心的嫩肉,直弄得妈妈娇喘吁吁,汗水淋漓“啊!……不行了……珊珊真的不行了……喔……安哥哥……好老公……你的大**……把人家的花心都揉碎了……我要死了……”

    我得意及了,能把妈妈插得如临仙境般的欲仙欲死是我没想到的,于是我一鼓作气,又奋力顶了二三十下,只听见妈妈**不迭;“喔喔……又顶到花心了……安--你弄死娇妈妈了……啊……要出来了……啊!……泻了……”随着妈妈一声大叫,身体一阵颤抖,就瘫软了下来,我知道妈妈已臣服于我的跨下了。这对于我与她的将来有着非凡的意义。

    **后,妈妈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充分享受着还停留在体内的那份喜悦和快感。我凝视着身旁的这位美人:潮红的脸上粘满了散乱的发丝,一丝不挂的玉体上沁出了些许汗珠,而那迷人的桃源洞正缓缓地流着**……

    我爱怜地把她搂在怀中,轻抚她的脸蛋和秀发。然后我们一起**地躺下,她像一只温驯的小羊羔头枕在我的臂弯,而一只小手却有意无意地拨弄着我小小的**。我们什么也没说,只是尽情的享受这种甜蜜与温馨。慢慢的,她的手开始向下游走,她抚弄着我的**。然后说:“好厉害好大啊,我好爱你呀!”

    我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你到底爱它一些还是爱我一些?”

    “都爱!”她毫不犹豫地说。

    我又笑着说:“刚才是谁被它弄得死去活来,一会儿说疯了,一会儿又说会死了?”

    她像小孩子一样大叫一声:“我要报仇!”说着翻身就爬在了我的身上,把我的**往她肉穴里插,只见她一用力,顿时全根尽没。

    我也学着她大叫:“强奸啊!”

    她格格笑了起来说:“好!来看本--小姐的厉害!”我装着愁眉苦脸的模样,心里却已乐开了花,我想刚才我还没射呢!

    妈妈在我上面缓缓地抽动,然后弯下腰来吻我的脸颊,耳垂,颈部而后停留在我的胸部,她张开口用她柔软的舌头舔弄我的**,我顿时感到一种电击般的酥麻感觉袭击全身,再加上她的臀部有规律的不急不缓的抽动,使我彷佛身在云端,飘呀飘的。

    “好爽啊,珊珊你真行啊……啊……”

    我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

    可能受到我的感染,妈妈也逐渐兴奋起来,她的**明显加快,她的头离开我的胸脯,像真的骑马一样放肆地上下运动着。我看见媚眼如丝,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硕大的**随着运动的节奏荡漾着而嘴里却不时地发出淫声荡语。

    我何时看见过妈妈如此淫荡过?我心里大乐,于是,我挺起腰杆抬起臀部向上直捣她的花心以配合她的运动,每一次**与花心碰撞,她都会发出令人**的淫叫。不想没几个回合妈妈就又一次稀里花拉地泻了,她瘫软在我的身上,大口喘着粗气,还不停地念叨着:“好爽啊,妹妹真服了你了……珊珊要嫁给你,我的小丈夫……”

    这一次我却没有轻易放过她,而是搂着她一个翻滚把她压在身下,又奋勇地直捣黄龙,直杀得妈妈大声求饶:“好老公……好安安……放过妹妹吧……妹妹快死了……喔,太爽了……不要停……奇怪,我又会来了……喔……”

    此时我已兴奋到了及至,我将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一点上,又猛捣了十几下,“啊!”我们同时到达**。

    那一夜,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会有如此勇猛,把妈妈杀得连丢三次。也是从那一夜起,妈妈才脱胎换骨似的变了,她彻底地被我征服了。她变得更加的温柔贤淑,她会主动地做家务,她会每天都变着花样做我最喜欢的菜肴,她每天都会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闲暇时,她会依偎在我身旁给我唱唱歌或者表演一两段越剧,有时我还会叫她捶捶背,挠挠痒,按按摩什么的,一切都好像倒转过来了,要知道以前我就经常这样讨好她的。当然,有时候她也会撒撒娇使使小性子来博取我的爱怜。她总要求我尽快与她结婚,由于我当心我的病会拖累她,所以我迟迟没有答应她,这让她伤心了好几回。

    有一天,妈妈怯怯地告诉我,她已经怀孕了。我大吃一惊,我斥责了她,我怪她没有做好避孕措施,要她去做掉肚里的孩子。她扑在我身上哭了起来,她说:“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他是我们爱的结晶,他是杨家的血脉啊。再说你爸爸已给我备好了新的身份证明和档桉,你为什么就不肯和我去名正言顺去领结婚证书结婚呢?难道你得到了我就不爱我了吗?难道你还想……”

    “不是的!我很爱你,你是知道的,只是……”于是我把我的担忧与顾虑和盘托出,对于她肚里的孩子,我顾虑更深,一来我生死未卜,二来这是近亲结合的产物,我怕……

    妈妈听我这么一说,心里就平静了下来。她想了一会儿说:“我一直相信你一定能度过这道坎!再说我除了你,心里已装不下任何人,包括你爸爸,我绝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去,如果你真的离开了我,你想我还能活下去吗?至于孩子,我想再等几个月,到时自然能检查得出他的好坏,我欠你爸爸太多,我想把孩子生下来,也算给杨家留下了一点血脉,老公你也后继有人啊?所以,为了我,为了孩子,还有你爸爸,你一定要坚强活下来!”听了她这段感人肺腑的谈话,我还有什么话说呢?

    第二天,我们就去领了结婚证书,顺便把《准生证》也一起领了回来。

    接下来,我们把房子简单地装饰了一下,并在屋内贴满了喜字。我和妻子忙得不可开交,但我们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不久,爸爸回来了,他叫我们去日本,他说他已联系好了那里的医生和医院。当然,那天我们三人见面时都很尴尬,尤其是爸爸发现我妻子已有身孕时,那种表情好复杂。但他很快就恭喜了我们,还嘱咐我们彼此在异国要互相照料。

    我经过近半年的治疗,我竟神奇般的康复了!不久,我妻子珊珊为我诞下一个男孩,孩子一切都很正常。

    我们离开了上海,去珠海定居下来,从此,我们一家三口过着温馨甜蜜的生活。

    '全文完'

    妈妈篇妈妈粉红的小屁眼儿

    过去的一年里,经由同学们的耳濡目染,知道了一些男文字女间感情的事和两性间的生理关系,我才慢慢地解到原来年龄三十出头的妈妈,在生理和心理上都已臻成熟的巅峰状态,却每晚都处在独守空、孤枕难眠的性饥渴的岁月里,是多么的寂寞和痛苦了,要不是妈妈天生贞静,也不喜欢外出应酬,换了别的女人早就红杏出墙了。

    可是站在做儿子的立场,我也想不出该如何替她解除这种痛苦,难道要我去找个男人替她拉皮条好让她解决性慾的问题?那我不被妈妈给打死才怪呢!暂时就只有好好陪她,再慢慢想办法了。

    世事难料,无法解决的事情往往峰迴路转、柳暗花明,有了新的转机。这一天傍晚的时刻,夕阳西堕,天№满空红霞,我刚从学校里放学回家,进了大门,还在玄关脱鞋,嘴里就亲热地叫着:「妈!我回来了!」听到一声若有似无的应声,接着我便走进了客厅,妈妈正斜躺在长沙发椅上歇息,大概是累了吧!

    等到我来到她面前的时候,惊讶得差点儿叫了出来,原来我眼前的妈妈,披着她浅黄色的睡衣,躺在沙发上半闭着眼睛,可能她本来正在睡午觉,被我吵醒的吧!

    但是现在的她竟然连奶罩都没有戴上,那两颗肥硕细嫩的**,正贴着半透明的睡衣胸前,清晰地显露出来,尤其位于顶端那两粒像葡萄般大的奶头,尖挺地顶在肥乳上真是勾人心,让我看了胯下的大**不由自主地因为精神亢奋而硬了起来。

    我这时又有着一阵不安和惭愧的情绪,因为在我面前的女人是我的亲妈妈,生、养我、育我的亲生母亲啊!

    在小时候抱我、亲我、替我洗澡、替我处理排泄废物的母亲,而我竟然因为她穿着不太捡点,就用我有色的眼光去看她,真溷蛋,也真该死!想着想着,我把头渐渐低了下来,满脸含着羞愧的神色,不敢用正眼看她。

    妈妈这时也清醒了不少,刚刚被我呆呆地看了一阵子,好像芳心也在「噗!!」地跳得快了起来,连她的呼吸也忽然急促了不少,我的眼角瞄到她的下身部位,竟然发现她睡衣无法全掩着的小三角裤上,中间部份居然湿了一圈圆形的痕迹。

    俩人沉默了很久,还是妈妈娇声细语地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安静,只听她说道:「龙太!妈妈下午种花,出了满身大汗,洗过澡后为了贪图舒适凉快,所以懒得再穿上平常的衣服,也因为太累,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直到你回来才醒过来,妈妈穿得很失礼,你不会怪我吧!」

    我道:「妈妈!我不会怪你的,更何况……你是我的妈妈呢!再说从我出生以来,你照顾我,小时候我还记得你天天帮我洗澡,晚上还陪我睡觉,我一直很尊敬你,爱慕你啊!」

    妈妈笑着说:「你是妈妈亲生的孩子呀!妈妈不爱你,难道会去疼爱别人的孩子吗?你小时候的事,妈妈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哪!妈妈可还记得你还小时,常常半夜里哭醒了过来,捡查你又没尿湿裤子,却一直哄不停,妈妈没法可想,只有把你抱在怀里摇着,但是你还哭个不停,最后妈妈把……把我的**端出来让你吸,总算才让你安静下来,你还真顽皮地嘴里吸着一边的**,小手还要玩另一个**,不给你就哭闹个不停,想起来真是让我又好气又好笑。」

    我一听平时有点内向的妈妈,竟然敢当我的面说出她的**被小时候的我吸吮玩弄的事,心里猜想着妈妈是怎么了,竟会从害羞内向忽然变成了如此大胆的呢?

    我想着,顺势坐到了她的身旁,用手搂住她的纤腰,轻轻吻了她的娇靥,吻得妈妈娇羞满面地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和妈妈一起洗澡的时候,有多么调皮的哪!」

    我道:「我也不太记得了,只知道曾和妈妈一起洗澡过,情形就完全不记得了,妈!你说给我听嘛!」

    妈妈更是粉脸通红地道:「嗯……妈妈……不好……意思……说嘛!……」

    我见她如此娇媚害羞,忍不住凑过嘴去偷偷吻上了她那鲜红微翘的小嘴,妈妈忙用手把我的头推开,但是她也没有生气发怒的表示,继续说道:

    「好!你想听,妈妈就…说给你听,小时候我每次替你洗澡,你这小鬼头都非得要妈妈脱光了衣服陪你一起洗才肯,而妈妈面对面帮你抹肥皂的时候,你的那一双小手,却有时摸摸妈妈的**,有时又捏捏妈妈的奶头,有时又伸到下……下面,摸妈妈的……阴……**,扣得妈妈全身难过死了,真是讨厌,你不知道那样对女人是一种很刺激的挑逗呢!」

    我一听,这次妈妈竟然说得更是露骨,连**、奶头、**都敢出口了,我想妈妈这样是不是在勾引我,难道她是想要我替她解决性慾的问题?于是我便将搂在她纤腰的手移到她的一颗**上,轻轻地揉捏起来。

    妈妈本来就说得娇红过耳,这时又被我的手搁在她只披着一层薄纱的**上面揉搓着,脸上的神情又羞怯、又舒服,算起来她已经有二年多没有和父亲行过房事了,想必慾望不能满足的她一定常藉着**来打消慾火,也一定常常澈夜辗转不能成眠。

    我想到这里,脱口而出地问她道:「妈!你是不是从和爸爸吵架后,就没有和男人**交媾过了?没有办法时,是不是只有用**自慰的方法来压住那心头的慾火?」

    妈妈被我这么一挑逗,全身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又被我这一问,羞得她忙低垂着粉脸,不好意思回答地点了两次头,算是默默地答覆。

    我一见她这娇羞不胜的模样,心中爱怜极了,手指头加重了揉捏她**的力量,摸够了乳峰,接着我改为捻动她的奶头,并问到:「妈妈!那你已经那么久没行房事了,想不想有条大**来插插**,爽一下呢?妈!我好喜欢你呀!让你的儿子来解决你的性慾,好吗?」

    妈妈娇羞无限地把她的粉脸埋在我的胸膛上,听了我最后开门见山的询问,娇躯一颤,声音抖动地道:「那……那怎么……可……可以?……我……我是你……妈妈呀……怎么能和你……给别人……知道了……我……我怎么做人呢?」

    我看妈妈到了这种地步都还在犹豫不决,干脆拉过她的一支小手,放在我胯下硬涨涨的大**上,妈妈的身体又是一震,女人自然的娇羞反应,使她挣动着不去摸它,但我牢牢地把她的手背按住,并且压着她的手在大**上移动抚摸着虽然还隔了两层布,但那根大**的威力还是让妈妈呼吸一阵比一阵急促,简直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我知道妈妈刚从和我由母子关系将要转变为**关系还有点不太适应,虽然她心里已是千肯万肯了,但在表面上她还是拉不下这个脸,丢下妈妈的尊严和我共渡**。

    再一看她伏在我胸前的脸上,那种娇媚羞耻的样子,真是迷死人了,于是我便一不做二不休地张开双臂,把那身丰腴性感的娇躯紧紧地拥入怀里,用嘴儿**辣地堵住了她的红唇,妈妈这时也抛开了羞耻心,双手搂紧了我的脖子,把她的香舌吐进我的口中让我吸着。

    由她孔里呼出来的香气,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体香,像阵阵空谷幽兰传香,吸进了我的子,熏人欲醉,使我更是疯狂地用我的嘴唇和舌头,吻舐着妈妈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和器官;一支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揉捏着她的两颗肥乳,再往下移动,抚摸着她的细腰,肥臀,最后突破了她薄薄的小三角裤,抓了抓几把浓密的阴毛,抚摸着如馒头般挺凸的**,用食指轻轻揉捏着那粒敏感高凸的阴蒂,再将中指插进**里,轻轻地挖扣着。

    我这些举动,挑逗得妈妈娇躯震颤不已,媚眼半开半闭、红唇微张、急促地娇喘着,恍佛要将她全身的火热酥麻,从口中哼出,喉头也咕噜咕噜地呻吟着难以分辨出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声音。

    我感到妈妈那肥嫩多肉的阴缝里流出了一股股热乎乎的**,把我的手指和手掌都浸湿了,于是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妈!你的**穴流出浪水来了。」

    妈妈娇声说道:「那……都是……你的……指……指头……害的……小鬼头……你要……害死……妈妈了……嗯……」

    妈妈粉脸通红而不胜娇羞着,但到了这种地步,刺激得她再也顾不了什么长辈、血缘、道德关念了,抱着我就是一阵吸吻,一支玉手也自动地伸到我的胯下,拉开我裤子上的拉链,摸进我的内裤,套弄大**。

    我一支手放在她肥大高翘的**上捏捏揉揉,而另一支手则继续在那肥嫩而**的**穴里,不停地挖扣、插弄着,俩人都春情氾滥、欲焰高烧了。

    我对她说:「妈!从我开始对女人有了兴趣以来,就被你那美艳娇冶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和娇媚羞怯的风姿迷惑了,你知不知道我每天看到你那双水汪汪的媚眼、微微上翘而性感的红唇、高耸肥嫩的**、以及那走路时一抖一颤的肥臀,让我日思夜想,常常幻想着你脱得精光光地站在我面前,投入我的怀抱,让我和你**,迷得我神颠倒地忍不住**着吗?」

    妈妈也对我说:「妈妈的小乖乖!妈妈也爱你爱得快发狂了,自从和你爸爸吵架后,我所认识的男性也就只有你了,妈妈在**着的时候,幻想的对象也是你啊!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要你和妈妈……**,以后妈妈除了和你是母子关系外,更会把你当成心爱的小丈夫来爱你,让你同时拥有母亲和妻子双重的爱情,你是妈妈的亲儿子、亲丈夫、小情人呀!」妈妈说完后,又一阵像雨点般的蜜吻亲在我的脸上。

    我道:「妈!快把你的睡衣脱掉吧,我想要吸你的**,回味一下小时候吃奶的滋味,快脱嘛!」

    妈妈道:「好嘛!但是你可不要羞妈妈哟!而且你也要一起和妈妈脱光,让妈妈抱你在怀里吃我的奶吧!妈妈的乖儿子。」

    于是我们母子俩人便很快地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妈妈的动作慢了一点,在我脱光后,才羞人答答地除去她身上的最后碍物--红色的小三角裤。

    两条粉白圆滑、细嫩丰腴的大腿,间那肥隆的**上,长满一大片浓密而黑茸茸约长三寸左右的阴毛,一直延伸到她肚脐下面约两指宽的地方才停止,我这才第一次**裸地欣赏到女人的下体,果然和我们男人大不相同,怪不得人家说眼睛吃冰淇淋呐,这种养眼的镜头,就在霎那间尽收我的眼底,惹得我胯下的大**像一座高射炮般地硬翘了起来。

    我仔细欣赏着妈妈那全身雪白而又丰满的**,细嫩洁白,一对肥嫩、高挺的**,两粒绯红色像葡萄般大的奶头,矗立在两圈暗红色的**晕顶端,雪白微凸的小腹上有着几条若隐若现的灰色妊娠纹,啊!那里是我出生的证明呀!

    由于妈妈的阴毛长得实在是太浓密了,层层迭迭地盖住了那迷人而神密的桃源春洞,想要一览风采还得拨开那一丛丛的乱草哩!

    我除了从黄色录像带里和春宫照片上看过女人的**,这还是首开眼界地面对面观赏像这样**裸而又丰满成熟的女体,尤其它还是日夜梦想的妈妈那雪白粉嫩、玲珑有致的**,刺激得我的大**一颤一颤地对着妈妈摇头晃脑点着头哩!

    我忍不住地走上前去抱起妈妈,将她的身体平放在沙发椅上,自己侧身躺在她身边,说道:「亲妈妈!儿子想吃你的大奶奶。」

    妈妈一手搂住我的头,一手伏着一颗丰肥的**,把奶头对准了我的嘴边,娇声嗲气地真得好像我小时候吃她奶时的动作似地道:「妈妈的乖宝宝,把嘴张开吧!妈妈这就喂你吃奶。」

    我张开了嘴唇,一口就含住那粒大奶头又吸又吮、又舐又咬的,一手搓揉摸捏着另一颗**房和它顶端的奶头,只见妈妈媚眼微闭,红唇微张,全身火热酥软,由子淫声浪哼地道:

    「乖儿子……哎唷……你吸得……妈妈……痒死了……哦……奶……奶头……咬轻点……啊……好……好痒呀……你真要了……妈妈?

    ...


得鱼小说网 > 辣文合集 > 禁品乱欲 > 禁品乱欲TXT下载 > 正文 第 171 部分阅读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申明:禁品乱欲最新章节,小说《禁品乱欲》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得鱼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