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禁品乱欲:正文 第 201 部分阅读

类别:辣文合集    作者:未知    书名:禁品乱欲    举报章节错误    TXT下载
聪明人一秒记住 得鱼小说网 www.deyu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deyuzw.com

    在小娟颤栗急促的呼吸里,小川极力控制著心理与生理上要爆裂般的兴奋,对能带给妹妹任何欢愉都由衷感到极度的喜悦。小娟喉间开始唔唔发出声音,身体挣扎扭动,不时轻揪哥哥的头发,扯哥哥的衣服。

    小川坐起身子,近乎粗鲁地拉扯小娟短裤的下半截。她嗯地一声,夹紧双腿,接著又缓缓松了开来,微微地抬高身子。小川将妹妹的内裤褪至腿上,弯下腰手抚著她的腿。他的唇落在妹妹光裸平滑的小腹上。小娟突地一震。

    小川向妹妹望去,微微一笑。小娟“嘤”地一声,才放下的双手飞快地又遮住绯红的脸。小川伏下身,把脸贴在小娟小腹上,一边轻轻暖暖地嘘气,一边用脸颊与唇辗转摩挲。

    小娟啊啊地颤抖出声。小川再也忍不住,飞快地除下松松挂在妹妹的腿上却掩著极密之处的内裤。小娟重重地喘了口气,红著脸伸手拉住哥哥。小川轻轻挣开,向小娟身侧腰腿相接处吻去。小娟倏地夹紧双腿。

    小川挪了挪身子,让颤动的舌尖落在小娟膝盖上侧内缘软玉凝脂般的肌肤上,回旋盘升。老练的小川左手轻轻在妹妹脐下来回抚过,但总堪堪止于芳草地内桃花源边,右手同时捉住妹妹曲著的右脚细细把玩。

    一阵阵颤栗后,小娟终于轻嗯了几声,微微张开了双腿。小川强忍著难受的**的充胀,把鼻、唇、下巴在她的腿根处摩挲了一会儿。小娟气喘吁吁地扭动,双腿张得更开。

    小川的手指轻轻抚摩微耸的生命之丘,拨弄隐隐泛著光泽的纤柔绻曲毛发。突地把脸埋向那已隐隐可见的桃花津渡、生之泉源……他发现小娟的桃花源里丝毫没有令人不快的气味,更仿佛散放著那小川熟悉的幽香……

    小川由衷喜悦地让唇舌尽情品赏妹妹那沾露欲滴的幽兰,身心被极度的欢喜与滚烫的血液充胀得像要炸开。心里想著:若是**是罪恶,那即使要为此时此刻而生,为此情此景而死也是甘心愿意!

    小娟将左腿盘上哥哥的肩膀,右脚在哥哥腰臀之间摩挲,双手温柔地抚著哥哥的头发,随著小川舌尖的轻重缓急扭动著,发出不由自主的咿唔声。小川欢欣地鉴赏著小娟含苞凝露、生香软玉般盛开的桃花源,引著曼妙柔软的花瓣花蕊渐趋潮润火烫……

    小川再也忍不住了,他迅速的把身上的衣物脱光,只剩一条内裤,俯在妹妹的身上疯狂的吻著她的每一寸肌肤。他的**隔著内裤在妹妹那浑圆柔嫩的大腿上来回的摩擦,原本早已硬挺得它更是涨得难以忍受。他开始用力的吸吮著妹妹的**。

    小娟似乎也疯狂了起来,只一个劲的轻呼著:“哥,哥……”小川抓著小娟的手放到他胀得粗粗大大的**上,小娟轻呼一声。“哥,你好……我……有点怕……”跟著,她原本略显红晕的脸上更增一层娇羞。

    “小娟,你真的开始我们的**之爱了,你怕吗?”小川在说时特意加重了**两个字。

    “不,我爱哥哥!此心上天可鉴!我不怕。”他再度将妹妹的手引导到他的玉茎上,隔著内裤教她来回的揉弄。

    小娟的手掌柔嫩而温热,他只感觉到**内的血液快要破体而出。小娟似乎感觉到她手中强烈的变化,睁开眼睛偷偷瞄了哥哥内裤里紧绷的宝贝一眼,又紧紧闭上眼睛,只是用力的为哥哥揉弄。

    “哥,你好硬,好烫!”

    “那是因为我的亲爱的妹妹太有魅力了呀!”

    “我觉得心里好痒,好奇怪,说不出来,我全身都怪怪的。”

    小川俯身轻轻吻著妹妹,一路由**,肚脐,小腹,再次来到她大腿根那个神秘的交会处。将妹妹紧紧夹住的双腿打开,粉红色的幽径已有搀搀的水流,而深闭的宫门散发出一股热气。小川忍不住将嘴凑了上去,小娟不安的扭动著身体。

    “啊……哥,好奇怪的感觉……”小川的手指开门扉,仔细欣赏眼前的是人世间最美的画面,那是少女最娇嫩

    、最神秘、仅仅曾被自己一个人触摸过的所在!他伸出舌头轻轻缓缓的来回舔著。

    “啊……”忽然小娟失声叫了出来,臀部往上抬起激烈的扭动著,两条光滑的大腿紧紧夹住哥哥的脖子。小川抬头向前看去,妹妹微张双唇,鼻孔一张一合剧烈的喘息著,白嫩的**也随著起伏的胸腔抖动,形成一**的浪潮。

    “小娟……”小川在心里赞叹了一声:妹妹的皮肤是如此的晶莹剔透线条是如此完美,全身上下没有丝毫多出来的脂肪。那属于青春少女独有的体质在诱惑力上绝对不输成熟美丽的母亲!

    小川顺势把妹妹的两条大腿分开推向妹妹的胸前,让妹妹身上最隐秘的所在完完全全的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小娟心领神会的拉住了自己的双腿,屁股完全抬离了床铺,萦萦的碧草在哥哥的呼吸下微微的飘摇,神秘的门扉却仍然关得紧紧的,只现出一道沁满晶莹露珠的红线……

    小娟在哥哥的目光下显得分外的娇羞:“阿哥,嗯……不要吗……这个样子,人家难为情死了……”

    小川微笑著移动身子,将妹妹的两条大腿抱在臂弯,人压在妹妹的胸前。他直挺挺**的玉茎拖在小娟处女娇嫩敏感的花瓣上,轻轻的来回上下摩擦,嘴里一边吻著妹妹香嫩的小嘴,一边坏坏的问道:“小娟,欢喜阿哥吗?”

    小娟被哥哥挑逗得星眸迷离,气喘吁吁的说:“……啊,当然……当然喜欢哥哥……啊,阿哥,我……我好难过啊……”

    小川舔了舔妹妹敏感的耳垂,在妹妹的耳边用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道:“小娟,如果阿哥要你做更加难为情的事,你做吗?”

    “做的……只要是阿哥你讲的,阿妹我……阿哥,人家讲不下去了……”小娟羞得连眼睛都紧紧闭上,但仍然舍不得似的在哥哥充满魔力的嘴唇上嘬了一口。

    “把阿哥的内裤脱掉。”

    “坏阿哥,叫阿妹做这么骚的事……要阿妹帮阿哥脱裤子……”话虽这么说,但小娟的手仍然听话的移到哥哥的屁股上褪下哥哥的内裤。

    “握住我的……哥哥的**。”小川再次命令道。

    “阿哥……你又粗了……我好怕……”

    “阿妹,把穴扒开……”

    “阿哥,轻一点,好吗?”小娟紧闭的眼不住的颤动,面对人生的第一次紧张万分,但还是听话的分开自己的嫩蕾。

    “小娟……不要怕,阿哥最喜欢我的小妹妹了。不会让你痛的。”小川轻轻在妹妹的耳边吹著气,就要攻陷她的最后一道防线。

    “啊!痛!”小川的**才刚进去一点,小娟就皱著眉头,全身肌肉紧绷了起来。小川赶忙停住,让妹妹有喘息的时间。他吻著妹妹的眉间、耳垂、双唇,双手缓缓的在她**上,大腿内侧来回摩挲著。

    隔了一会儿,小娟缓缓舒了口气,全身也放松下来,她主动的吻著哥哥说:“没关系了,我可以……”小川温柔的吸著妹妹小蛇似的舌头,轻轻柔柔的继续向前挺进。

    “啊……”小娟还是忍不住哼了出来,但却已不再阻止哥哥**挺进的动作。

    终于,**一分一分的进入了小娟的体内。小川可以感觉到前方的道路又小又紧,却充满的温热湿润的感觉,一道道的绉褶温柔的刮过他的**。进到里面之后,他稍微停了下来,一方面让小娟习惯这种感觉,一方面也好好感受这被紧紧包围的感觉。

    “我……我觉得好涨,我知道了,刚刚觉得好空虚好空虚,现在好充实,这种感觉……好好……”小娟也不理会哥哥的反应,自顾自的呢喃了起来。于是小川开始在妹妹紧窄的花房内抽动起来。他试图让每一下都轻柔而缓慢,深怕太快了小娟会承受不了。

    “啊……啊……”刚开始小娟一直是紧闭著双唇,渐渐的小娟又开始哼出声音来。于是小川让动作稍微加快加深。忽然小娟主动的搂著哥哥的腰,张开嘴来却发不出声音,原本深情望著哥哥的目光也开始涣散失神。然后,小娟里面开始蠕动起来,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而慌乱。

    “妹妹的**真紧!”小川一边抽动一边在心里赞道。但随之又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心中激荡:“这是我亲妹妹的穴!我在戳我嫡嫡亲亲的妹妹的穴!世界上有几个男人有这样的幸运,可以操自己亲妹妹的穴呢?”他不禁加快了**的速度。

    在小川呼哧呼哧的抽动中,小娟也不停的开始发出一些毫无意义的低吟:“啊……好哥哥,亲阿哥……啊……呵……好舒服……亲哥哥快……快戳妹妹的……穴……啊啊!啊……我们是一……一个穴里……穴里出……啊啊……来的……让妹妹……开心吧……亲爱的……哥哥……”

    ‘是啊!我们都是从一个妈妈的穴里钻出来的!我们不相爱,谁有资格相爱?还有比一个穴里生出来的**,插到同一个穴里生出来的穴里,更合适的组合吗?’

    小川忘情的插著亲妹妹小娟的穴。他不住的在心里问著自己,在这**的快感中感受到比插自己过去的其他女人更刺激的快乐!当他的快感在妹妹穴里那种一张一缩的力量,和脑海里不住翻动的**念头的一波接一波的刺激下,很快的攀升到最高点。

    突然,在他混乱的脑海中又一个更新的念头涌了上来:‘不!不光是一个穴里生出来的**,插到同一个穴里生出来的穴最合适!也许还有,还有就是把**插进生他出来的穴里,和他生出来的穴里也都合适!!!’

    终于,小川轻吼一声:“阿妹,让我们一起快活死吧!”

    吐出一口长气,随著一股股激流射入妹妹的深处,他的身子俯卧在小娟身上,持续感受著她那无法自制的收放。小娟缓缓的闭上眼睛,气息也缓和下来。小川离开小娟身上,侧躺在她的身边,温柔的吻著妹妹,抚摸著她随著呼吸起伏的**。渐渐的,两人都沉入深深的梦里……

    “咚咚,小川,小娟!姆妈把夜饭放到你们门口了。拿的时候小心点。”妈妈的声音惊醒了交股而眠的兄妹。

    “哎呀,姆妈大概发现了。”小娟吓得直往哥哥的怀里钻。

    “这怎么办?”

    “我们是真心相爱,妈妈不会怪罪的。”

    “咦……”小娟从哥哥从容的表情上似乎发现了什么“阿哥,你怎么这么笃定?是不是已经跟姆妈……”

    “瞎说。姆妈怎么会呢!”小川的脸有点红了。

    “不是?那么你的面孔红什么?”小娟贼忒嘻嘻的笑道。

    小川立刻反攻为主:“怎么,你吃姆妈的醋?”

    “嘻嘻,我巴不得你跟妈妈做……我们刚才做的事呢。”小川一把从妹妹的屁股后面掏进**的穴里:“做什么?明讲,不许含含糊糊。”

    “人家不好意思吗。”

    “好意思做,不好意思讲?”

    “哎呀,阿哥!你又欺负我!刚才还欺负得人家不够啊?”

    小川揉搓著妹妹的两个屁股蛋子,嬉皮笑脸的说:“好,阿哥先帮你说两个。听著,用科学的名词说,是**;文学话来说,是作爱;用古典名词说,是**;那用通俗的话说是什么?”

    “讲得出口的都被你说光了。剩下的是最难听的让我说!哼!”

    “好,阿哥来说。不过你要跟著说。戳穴!阿哥戳妹妹的穴。”

    “难听死了。戳穴……这么粗俗,讲作爱多好?制作爱情,多浪漫呐。”

    “再浪漫,爱情也要靠男人的**戳进女人的穴里来制造。”嬉笑了两句,小川光著身子跳下床,走到门口,打开门。

    门外的地板上放著一只托盘,托盘上是四菜一汤和一瓶‘沉永和’的花雕酒。端起托盘时,小川发现对面前厢房的门里人影晃了一下。他愣了一下,不动声色的回到房里。

    “哎呀,开洋三丝,粉蒸狮子头,梅干菜扣肉,韭芽炒蛋。都是我喜欢吃的。姆妈真好!”小娟开心的跳了起来。

    小川把菜放到梳妆台上,拍拍妹妹光光的屁股:“还有鹌鹑炖汤,给你补补的。还不穿衣服,光著衣服吃饭吗?”

    小娟吐吐舌头,连忙从五斗橱里拉出一件真丝睡袍,一面扎著腰带一面说:“我这里反正拉著窗,外面又看不见。怕啥?!”

    “你不怕,我怕。”小川拉来凳子。

    “你怕啥?嘻嘻,让你眼睛吃冰淇淋还不好?”小川一把把妹妹搂到怀里坐下:“我是怕眼睛受不了,再拉我妹妹戳一顿穴,好菜好汤就冷了。”

    小娟用嘴接过哥哥夹过来的一筷子菜,嚼著说:“阿哥,你怎么老说这么下流的话。”

    小川含了一口黄酒,嘴对嘴的度到妹妹的嘴里,然后说:“吃好夜饭,我们兄妹俩再做一晚上的下流事,好吗?”

    夜深了,小娟慵懒的坐在哥哥的怀里。方才饭后接连又是两番鏖战,满足后的少女浑身充满了幸福感。一轮明月从气窗上照了进来,照在兄妹两人**裸的身上。

    小娟忽然抚著哥哥的胸膛,问到:“阿哥,你还记得,那首你教过我唱的歌《交换》吗?”

    “记得。怎么了。”小川爱怜的玩弄著妹妹雪白细嫩的屁股。

    “我们一起唱,好吗?”

    “深更半夜的唱歌,不怕人家说你是夜半歌声里的宋丹萍?”

    “我们轻轻的唱,不会吵到别人的。好吗,阿哥,答应我吗?!”妹妹在哥哥身上扭动著身子撒娇起来。

    小川已经在妹妹的穴里射过三次精了,早已筋疲力尽,但架不住妹妹的骚嗲,只好答应:“好好,真作头势。好阿哥起头,一起轻轻的唱:月儿,照在屋檐上。人儿,坐哥怀里厢。哥,教我情。哥,教我爱。我,报答哥的是欢畅。若论作爱,是哥最强,爱得妹儿心里唱。哥的怜爱,妹用身来偿。这样的交换可相当?这样的交换,兄妹都欢畅!”唱完,兄妹俩相视而笑。

    小娟嗲嗲的握住了哥哥的**:“阿哥下头,阿妹我来唱,你听好:月儿,照在屋檐上。人儿,坐哥怀里厢。哥,教我情。哥,教我爱。我,报答哥的是欢畅。若论作爱,是哥最强,爱得妹儿心里唱。哥的怜爱,妹用身来偿。这样的交换可相当?这样的交换,兄妹都欢畅!”

    小川陶醉在妹妹美妙的歌声里。他把手指插进妹妹的穴里,等小娟唱完就边用手指在妹妹的穴里**著,边接了下去:“月儿,照在窗棂上。妹儿,坐哥大鸟上。哥,玩妹臀。哥,摸妹奶。妹,只用穴来歌唱。若论**,是哥的最强!妹的穴儿美得爽!哥鸟操来,妹用穴来当,兄妹的交欢可真爽!兄妹的快乐,永生永难忘!”

    “哎呀,难听死了。这么难为情的歌你也唱得出口!”

    “做得出,就唱得出!”

    七、诗般柔情

    第二天的早上,小娟在哥哥的伺候下穿好校服却踌躇著不敢出房门。“我们一夜天都睡在一起,妈妈会不会讲我。”小川又好气又好笑,但也不好意思笑妹妹。于是软磨硬拉的把妹妹弄下楼。

    早餐桌上,妈妈爱兰却像没事人一样给儿女们夹早点,叮嘱一些到学校去要注意点什么的话。小娟连头也不敢抬,只是拼命点头。小川却发现妈妈的眼里闪著些异样的神采,似兴奋,似惶恐,似期待。

    下午,他早早的结束了报社的工作赶回了家。没有女儿在家里总是静静的。楼上妈妈的房间里传来留声机里唱片的歌声,是妈妈喜欢的歌星白光娇嗲的歌声:“有人对我说……说什么……桃花江是美人窝……”

    他轻轻的上了楼,脱掉西服换了身轻便的香烟纱的褐色短褂,翻起雪白的袖口,向妈妈的房间走去。推开虚掩的房门,他发现妈妈正斜倚在沙发上,闭目欣赏著留声机里优美的歌声。

    小川一边蹑手蹑脚的走向妈妈,一边打量著妈妈。妈妈真美!只见妈妈没有穿她常穿的旗袍,而是穿了一件亚麻的浅色短上衣,外面也是一件烟灰色的坎肩,下身著的是墨绿长裤,头上松松的梳了个发髻,鬓角边插著一枝玉兰花,衬得她那端异秀丽的容颜,真是:丰硕饱满之姿,有如盛放秋日的山茶;清艳动人之色,更胜翩舞春风的桃花!再配上那《桃花江里美人窝》的艳曲,真让小川觉得自己的家里就是那美人云集的桃花江了!

    “姆妈。”小川轻轻坐到妈妈的身边,伸手搂住了妈妈的纤腰。

    “啊吆,你又吓了姆妈一跳!”爱兰拍著胸口不胜惊吓。但那薄薄的外衣里弹动的**却更显无尽的魅力。

    小川不觉有些痴迷了。他把爱兰搂近身边,靠在妈妈的耳边柔声的道:“看到姆妈这么专心的听歌不好意思打扰。再说姆妈这么动人的样子,我也要好好欣赏欣赏嘛。”

    爱兰柔顺的随儿子把自己搂过去,靠在儿子的肩膀上吃吃的笑著说:“你呀,嘴巴里灌满了蜜糖。那里女人能够吃得消你花啊。”

    爱兰的腰肢虽没有小娟的细,却丰腴又柔若无骨。小川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他在妈妈柔软的小腹,轻轻柔摸著,嘴里甜言蜜语滔滔不绝:“姆妈,不是我儿子嘴巴甜,实在是我的妈妈长得实在迷人!连我这个做儿子的,都被你迷住了。”说著就向妈妈的红唇上吻去。

    “嗯……不要这样子。”爱兰左躲右闪,只让儿子渴求的嘴唇落在自己的香腮上。小川见妈妈挣扎便放松开来。

    爱兰理著鬓边弄乱的发丝,似羞带嗔的埋怨:“那里有儿子香姆妈面孔的……去去去,去亲你的亲亲阿妹去。不要来烦你的亲娘。”

    小川早知道,妈妈其实早对自己这个儿子芳心暗许,只是拉不下做妈妈的面子。其实倒也是,让亲妈妈拉下面子跟亲儿子上床作爱是有那么一种难堪,何况母子相奸还是**禁忌中的第一禁忌。不过在昨天跟妹妹作过爱以后,小川就决心在今天把妈妈拉下水,共浴**的爱河。

    正好唱片已经换了一首歌曲,是白光的有名的《假正经》。他用手指竖在唇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再指指留声机:“嘘……听。”爱兰很奇怪,静下来仔细的一听。

    喇叭里传来白光煽情的歌声:“假正经,假正经,做人不要假正经,你有情,我有意,不妨今天谈个清……”

    “哎呀,你讲姆妈假正经?真是要死了,我怎么养了一个这样的儿子……”爱兰顿时俏脸通红,像个小女孩一样,握起粉拳对著儿子的肩膀就是一顿乱擂。

    小川笑著躲闪:“姆妈,不要,不要。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意思,是啥意思?!得寸进尺,欺负起姆妈来了。不睬你了。”说著爱兰挣开儿子的怀抱,蹬著绣花拖鞋向门外走去。小川有点傻了:是不是自己弄巧成拙了?一时呆坐在沙发上愣住了。

    爱兰到了门边不见儿子追来,忍不住扭头发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儿子,青天白日的,你要姆妈怎样啊?亏你老是吹自己懂女人的心呢!”小川一听,不由得大喜过望,跳起来追了过去……

    阁楼是平时当客房用的。老虎天窗虽然不小,但一直拉著窗帘。所以即使在这下午二三点钟的时候,三层阁上还是挺暗的。爱兰是被儿子抱上阁楼的。当小川一把拉掉客床上的床罩,把她放到床上时,她一用力,儿子就倒在了妈妈身上。

    母子俩的嘴唇生平第一次接触到了一起,顿时熊熊的欲火燎原起来。两条灵蛇般的舌头在对方的口腔里饥渴的探索、纠缠、吮吸。他们吻得是那么的紧、那么的久,以至于两人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小川贪婪的吮吸著妈妈口腔里多情的汁液,手也在妈妈的胸怀里急切的摸索。从脖颈到**、到小腹,他仿佛是一个初触情海的少年,显得是那么的猴急。但是他的双手探摸过处,钮扣、衣带都纷纷的解脱开来。随著他身体的摩擦蠕动,爱兰不一会就胸怀半解,不但坎肩、外衣,连胸衣后的搭扣也都被解散了,大半个圆滚滚、鼓囊囊的雪白**已经露了出来。

    小川的吻也从妈妈的嘴唇移到脸颊,又从脸颊移到了脖子,最后终于从胸膛移上了高高的圣洁的圣母之峰。妈妈柔软的一双肉丘,摆脱了胸衣的束缚,在胸前重重的摇晃起来。

    看到那晰白美丽乳峰,小川大大的吞了一口口水。母亲乳峰的顶端,坚硬的**显的更加的红润且高高的耸立起来爱兰紧闭双眼,享受著旷别已久的异性**的交缠。当儿子的双唇吻上了自己的**的山峰,她的嘴里也发出了**的呻吟。而她的手也恰恰从儿子的腰带,解到了儿子最上面的那粒纽扣,开始肉贴肉的用她的滚烫的纤手直接爱抚儿子健壮的胸膛。

    小川的手在母亲胸前那份神圣的领地上颤颤的漫游著。这里曾是父亲--那个自己已经记不清形象的男人独有的领土。这儿是深深的沟壑,两边是两座浑圆的坟墓,坟墓里埋葬著多少男人艳羡、好奇、贪婪的目光,包括自己。然而,母亲的**,又似深埋地底的喷泉,当年父亲用他**的钥匙,打开14岁的母亲青春的泉眼后,这里,这两眼喷泉就喷薄出美丽甜蜜的乳汁,哺育了自己--他细细的揉捏,深深的品尝。

    那夜后,时时想对母亲的**探幽访微的心理,今日终于以手、唇在上面按摩起伏而得以实现。他换了一个**吸吮。那**早已硬硬的挺起在软软的**之上。他每一吮,妈妈就发出一声低低的呜咽。这阔别已久的地方啊,是这么的美妙!

    想当日,自己还是个懵懂的婴儿,不过是为了食欲而吮吸这里。而今日自己却是为**而吮吸!这真应了孟老夫子的那句话:“食色,性也!”只是不论是为‘食’,还是为‘色’,这对妈妈**的吮吸都是充满了儿子对母亲的爱恋!

    小川的手慢慢的画过了一片温润的肌肤的平原。那平原的尽头,那苍苍的蒹葭丛里是两座微微突起的小山峰。那山峰下是一切伟大生命的发源,是自己生命的起点。突然,他的手一下子就湿了起来,分明来到了水乡泽国。密密的蒹葭长在柔软的土地上,涓涓的温暖的细流把一切都弄得很湿、很暖……他试图用手把这生出自己的宝地探测清楚,但稍一用力,肩头便被母亲的指甲掐得很痛。妈妈的宝地是那么的湿、那么的软、那么的富有弹性,手指根本就没法探清里面。他的手指温柔的在洞口起伏滑动,感觉著这伟大的生命之门的魅力,但同时也让他十分的不协调感,这紧紧的源头恐怕容不下自己的**,却如何生出自己这么大的身体?

    爱兰有点受不了儿子的细拢慢捻,麻痹般的兴奋感扩散到她的身体之中,在下腹部温柔粘稠的液体,已经从蜜处满溢出来了。这种现象,使得爱兰早已忘记自己是身上男子的母亲,而成为一头纯粹的雌性动物,只想要得到女人的愉悦没有其她的想法。借著身躯的扭动,她的一只曲著的脚伸入了儿子的胯间,刚才被她褪下的裤子已经褪到了儿子的臀际。**的脚趾滑过儿子粗大的**,她的心跳动得激烈起来。好大哦!但脚趾随即向下蹬直,把儿子的裤子一下子推到了他的脚踝。

    小川兴奋了。他拉掉母亲的内外裤子,就一下子伏了上去。儿子的**和母亲的性器立刻就结合到了一起!小川感到自己巨大的**完全被妈妈温暖潮湿的**所包容。妈妈的那里是那样的湿滑,炽热,生似要把自己的**融化一样。那绵软的阴肉层层叠叠地压迫著他的**,**不断的流出包裹著他前进的**。

    爱兰的下体挺动得十分地厉害。随著小川插入抽出的节奏,爱兰不住地把自己的下身往上凑,极力让儿子的**能够更加深入地插进她火热的深处。

    不一会,母子俩的节奏就完全的配合在一起。此起彼伏,此进彼出,天衣无缝。由于儿子的**带来无法形容的快感,那年轻强有力的撞击及律动,使得爱兰的阴部的骚肉不断的抖动。肉欲燃烧的火焰蒸腾起来!不断冲击而来的刺激,使得爱兰的**整个往后仰,而形成美丽的弓形,并且一直发出兴奋的呻吟。

    小川趴在妈妈的身上尽情的**著。妈妈穴里的骚肉似一个温暖的热水袋紧紧裹缠著他的**。那恰倒好处的紧抱,随著妈妈每一次纹丝合缝的迎送,都使小川感到无比的刺激和快感。他奋力挺动腰臀,让长枪次次到底,在妈妈的花心上溅起阵阵快活的涟漪。他跟妈妈已经不需要那些“九浅一深”之类的花样。他只觉得他了解妈妈的每一个细微的要求,每一次插入都能挠到妈妈的痒处。而妈妈的**每一次抽搐,每一次迎送都能挤压到他最舒服的所在。不论是妻子、情妇,还是其他任何有过性关系的女人,甚至连自己心爱的妹妹都没有过如此畅快淋漓的快活!妈妈的穴里穿越过儿子的**,妈妈的穴里也最善于容纳儿子的**!只有妈妈才最知道儿子的心,也只有妈妈才最体贴儿子的性!

    小川完全失去了往日作爱时的从容,不再去细细品味身下女人的紧窄和反应。他知道妈妈的每一次紧缩,每一次挺起,每一次呻吟都是向他发出的邀请与命令,恳请他尽一尽儿子的孝心,彻底填满妈妈十几年来穴里的空虚,命令他更快更用力的向妈妈的穴里戳入、撞击。爱兰抑制不住发出极大的呻吟,虽然只是痛快的哼哈,没有昔日最刺激小川的淫声浪语,但也足够刺激他:妈妈已经彻底臣服于自己的**之下。

    一次次的**向爱兰袭来,她的头在枕头上不住的摇摆,发髻早已散成满枕的长发,散在胸前,散在嘴里。她的屁股不停的抬起、放下,迎接著每一次儿子**的冲击。又一阵难以抑制的快感袭来,她一口咬住一缕飘来的发丝。残存的理智让她害怕自己会克制不住的大叫,惊动砖墙后的隔壁邻居。

    爱兰在心里一百次一千次的大叫:“快来吧,我的宝贝儿子!戳穿你妈妈的**!妈妈是这么的喜欢你,喜欢你的**,你的**,你的**子!!来吧,我的儿子,妈妈的**需要你,妈妈情愿做儿子的情妇,儿子的姘头,儿子的妓女,只要你的**天天能插进妈妈的穴里,妈妈情愿给你做马做牛,不,做妾做婢……”

    母子俩彻彻底底的放开了自己,在这阁楼上尽情的享受这**爱的秘密的乐趣,沉迷在母子相奸的淫山欲海里。不知道多久,淫荡的声浪才嘎然停息。只有粗重的喘息还在低低的阁楼里回荡。

    又不知多久,小川的声音轻轻的响起:“姆妈,刚才你舒服吗?”

    爱兰沉默了一会,才低低的用嘶哑的喉咙回答儿子:“儿子啊,你戳死你娘了……”

    小川有点发急了:“哎呀,姆妈,我看你刚才不是很享受的吗?我才那么用力。你还好吗?没有弄坏你吧?”

    “噗嗤”一声,爱兰笑了:“看你急的样子。晓得疼姆妈了?妈妈是吃素太久了。而你一上来就给姆妈一个红烧蹄膀吃。”

    小川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揉玩著妈妈柔软的**,撒娇般的说:“姆妈,儿子是可怜姆妈你十几年没有吃过肉,才拼尽全力的要喂饱妈妈的嘛。”

    “刚才这么不要命,是不是怕姆妈以后就不会再让你的这东西有机会放肆了?”爱兰爱惜的握住儿子的**,轻轻的揉捏。

    “怎么会呢?妈妈最疼儿子了,以后当然会天天照顾儿子的需要。再说妈妈不也要儿子孝顺吗?”小川嬉皮笑脸的掏摸妈妈湿漉漉的穴。

    “油嘴滑舌,花头花脑。”爱兰套弄著儿子又开始挺拔的**,“不过你这根东西是行,怪不得花到这么多的女人。姆妈也真欢喜它,比你爸爸强多了。”

    小川竟然有点吃醋:“姆妈,不要提爸爸好吗?现在这时候提起爸爸,我心里怪怪的。”

    爱兰笑了,在儿子的脸上吻了一下,带著与年龄不相称的调皮的神态逗弄儿子:“怎么了?我的儿子。是上了你爸爸的老婆,觉得对不住他老人家,还是吃你已经过世老爸的醋?”

    “总归,总归讲不清楚的一种感觉。”

    “算了,你要记牢:你爸爸是天,你妈妈是地。只有天地相合才会生得出你!”

    小川突然来劲了。他一下子扑到妈妈的身上,把他重又粗硬的**再次插进妈妈的穴里,边缓缓抽动边问:“姆妈……我现在是不是……你新的天空?”

    “啊……呃……你现在……不是妈妈我……一个人的天空,是……是我们家的……啊啊……慢点……妈妈那里受不了……你是我们家的……天……是我跟你妹妹……的天……”然后爱兰把双腿缠上儿子的腰肢,再次享受起儿子的温柔……

    突然楼下的台钟响起了四记鸣响,爱兰蓦地僵了一下:“小川,快下来。四点了,你阿妹就要下课回来了……”

    小川抱著妈妈的腰仍在不停的**:“回来就回来,不然我们三个人一起来吗。”

    “不是的,我晚饭也没烧,菜也一个都没有炒。”

    小川停了一下,又继续埋头苦干起来:“饭吗,等一会烧还来得及……菜吗?我到路口的‘包饭作’里买几个回来……姆妈,你总要……让…………让儿子射出来才好吧?”

    “馋猫……姆妈拿……拿你没有……办法……”

    小娟回到家时,热腾腾的饭菜都已经摆在客堂间的八仙桌上。一家人开始吃晚饭了。小娟却总觉得有那里不大对劲,但又说不出不对劲在那里。菜还是两荤两素四菜一汤,妈妈和哥哥还是那个样子。可是为什么还是觉得家里发生了什么,一种异样的气氛弥漫在石库门里。妈妈虽然还是在问长问短,但却老是回避著自己的目光,好像很害羞的样子;哥哥还是那么风趣幽默,但却在不停的扫视自己和母亲,那眼光里……

    啊!大概是的!昨天夜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大概也在妈妈身上重演了!小娟开始等不及晚饭结束了。她兴奋的张大美丽的大眼就要开口,却被哥哥的一个眼神制止住了。她强压住兴奋好奇的心情,匆匆扒掉碗里的饭菜,把碗一放:“姆妈,阿哥,我吃好了。先到楼上去了。”爱兰看著女儿的背影,有点羞涩和不知所措。

    小川也放下饭碗,凑到妈妈身边,用脸蹭了一下妈妈彤红的脸颊:“姆妈,不要怕,阿妹我来搞定。”说完也上楼去了,留下妈妈爱兰坐在饭桌边,心里像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小川刚进妹妹的房门,就被小娟抱上了。兄妹俩先来了一个长吻,再拥抱著滚到了床上。兄妹俩嬉笑著,翻滚著解著对方的纽扣。不一会小川的头就钻进了妹妹的外衣里亲吻妹妹的蓓蕾。小娟也握住了哥哥的**。小川的手伸进了妹妹的裙子。小娟顺从的扭动著屁股,让哥哥褪下自己的内裤。

    小川把妹妹的内裤的最窄端伸到自己的鼻子前:“让我闻闻我妹妹的穴里有什么味道吗。”

    “那……姆妈的那里和我的味道不一样吗?”

    小川蓦地停住了嬉笑,绷著脸看著妹妹:“你说什么?”

    小娟似笑非笑的盯著哥哥的眼睛:“阿哥,姆妈的味道跟阿妹不一样吗?”

    小川再也板不起脸,脸上绽放出笑容:“臭丫头,这么精!当心太精嫁不到老公。”

    “我的老公就是你,我的亲哥哥!”小娟动情的搂住哥哥的脖子。

    小川拉掉妹妹碍事的裙子,摸著妹妹光光的屁股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看出来啥?”小娟开始在哥哥的抚摸下呼吸急促起来。

    小川不紧不慢的在妹妹的屁眼和**间来回的用手指逗弄:“死小鬼,你是怎么看出来姆妈和我……要好过了?”

    “哎呀,真的?阿哥你真的跟姆妈……要好过了?”

    小娟一下子从哥哥的身上光著屁股跳了起来,然后又扑到哥哥的怀里:“阿哥快,快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样……”

    “好,先把哥哥的**戳进你的穴里,阿哥再慢慢告诉你。”

    由于饭后不宜剧烈运动,小川只是把**泡在妹妹紧紧的**里,把妹妹抱在身上,然后细细的把自己跟妈妈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妹妹。小娟静静的听著,不时在舒服的哼哈中发出一声声提问。她满脸的陶醉之色,不知是陶醉在哥哥的轻抽慢送之中,还是陶醉在哥哥和妈妈醇醇的母子恋情里。当哥哥说完,她的屁股猛力的蹲坐了几下,就从哥哥的怀里挣脱了出来。接著,连裤子也没穿,她就光著屁股往门外跑去。

    “哎,哎,小娟你疯了,光著屁股出去干吗?”

    “我去叫姆妈……”

    看著妹妹光光的白屁股消失在门口,小川苦笑了:“这阿妹……”

    不一会,妈妈的慌乱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哎呀,小娟,你花痴了,赤著个屁股来拉我作啥?”

    “姆妈,自己家里,又没有外头人。怕啥?阿拉娘儿俩一道跟哥哥HAPPY……”

    “海……海啥?”妈妈显然听不懂女儿的洋文。但当她进门,看到床上儿子挺得高高的大**时,就什么都明白了……

    八、花好月圆

    转眼,四五个月就过去了。这天下午,“妈,我回来了。”小川把门关好,边叫著边向楼上走去。当他刚进了自己卧室的门,就有一双手从他身后接过他手中的提包,然后温柔的帮他脱去身上的外衣。

    “累了吧?先歇歇吧。”不用说,如此温存体贴的只有他心爱的爱人妈妈。小川回过身来,轻展双臂,就把那丰腴的身体抱进怀里。

    “想死我了,姆妈。”儿子的嘴唇贴上了妈妈丰厚的红唇,两条舌头开始交缠。随著呼吸的急促,儿子的双手在妈妈的细腰圆臀上到处抚动。妈妈的双手也紧紧的搂著儿子的宽厚的脊背,拼命的把儿子裤子上的隆起贴向自己的大腿根部。

    好一会儿,爱兰挣开儿子的怀抱,轻抚著儿子俊俏的脸颊,柔声道:“你工作一天了,一定很累。姆妈服侍你休息一下。晚上妹妹放学回来,你们一定又要玩到半夜的。”

    小川握了握妈妈的一对**:“姆妈,等一会儿你在上面一定要把脸对著我。我要好好玩玩你的**。”

    爱兰脸一红,解著儿子的衣扣:“小娟的**也好玩的吗。妈妈怕你看到我脸上的样子……好淫荡……妈妈我会不好意思的。”

    “姆妈,儿子就喜欢看姆妈你跟儿子戳穴时脸上的样子。越淫荡,我越喜欢。”

    “……那么……到辰光再讲。反正我这个做姆妈的面孔都豁出去了。已经跟你……还讲什么面皮。”说著,爱兰娇媚的横了心爱的儿子一眼,顺手在儿子的**上握了一下,“只要你这里争气,让姆妈……”

    看著妈妈羞红的粉脸上那种又羞涩,又饱含荡意的神色,小川不觉欲念横生。他一把妈妈搂进怀里,一只手就从旗袍的开叉伸进妈妈的内裤,手指立刻就陷入那里泥泞潮湿的沟渠:“姆妈,儿子的小鸡是你生出来的。能够回去服侍姆妈,它哪里一次不是**的?”

    爱兰被儿子掏弄的气喘吁吁的,就想马上让儿子插进生出他来的**:“好了,好了。你快躺到床上去吧,就剩鞋子、袜子了。让姆妈帮你脱掉再说吧。”

    小川松开手,踢掉脚脖上的内裤,仰面倒在自己的大床上。爱兰强忍著欲火上前给儿子解开鞋带脱掉袜子,眼睛?

    ...


得鱼小说网 > 辣文合集 > 禁品乱欲 > 禁品乱欲TXT下载 > 正文 第 201 部分阅读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申明:禁品乱欲最新章节,小说《禁品乱欲》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得鱼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