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禁品乱欲:正文 第 230 部分阅读

类别:辣文合集    作者:未知    书名:禁品乱欲    举报章节错误    TXT下载
聪明人一秒记住 得鱼小说网 www.deyu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deyuzw.com

    「嘻嘻」小雪原本有些变形的脸露出了笑意,随着身体的放松,弟弟的**在水中终于完全的插了进去。

    「不说就不说,你们两个忘恩负义的小屄,当初要不是我,你们会有今天,儿子使劲**她!一会咱们在水里**一夜。」说着使劲的按动儿子水中起伏的屁股。

    「妈你不要乱按啊,骚屄!」由于水的浮力使小雨无法像在床上那样凶狠快速的挺动,但第一次在水中**屄的兴奋和女人突然变紧的小屄,还是让他感觉无比刺激,按在姐姐肩头不停的挺动的屁股,浴缸里的水不停地哗哗向外淌着。

    「喔……大**小雨……哦……轻些……啊……姐姐……啊……小屄有些受不了……啊……好弟弟让……啊……让你**死了舒服……啊……」

    「小屄!叫我老公亲爹大**爸爸,不然我让老公**你妈不**你了,听到没有」

    明明非常的喜欢听倪楠母女叫小雨爸爸,每次听到都很兴奋并自豪无比,被叫的那个人可是自己的小老公哦。

    「亲爹……啊……大大**爸爸……啊……小屄小雪让……啊……让你**的好爽……啊……在水里小雨爸爸的**变得好大……好粗啊……亲爸爸……啊……使劲**小雪……啊……女儿不疼了用力**……啊……」

    小雪在夫妻两人的合力下很快迷失了自己,柔顺的依着弟媳的意思**了起来,身体扭着屁股一耸一耸的迎合着,抬起的双腿骑自行车似得在空中一蹬一蹬的乱踢着。

    「雨……我一个人的小雨……好老公哦……大**亲爹啊……**……**死小雪了,再深一些……啊……啊……妈……妈……啊……不行了……不行了……啊。」

    小雪被哗啦哗啦的水波摇动着身体,体验着弟弟粗大**在屄里进进出出的抽送,快感潮水一般的涌向全身尖叫着,绷着双腿、哆嗦着达到了**,但小雨没有放过她,依旧是没完没了的**着、**弄着,很快性的巨浪再次吞没了这个娇小的女孩,接二连三的在自己家的浴缸里被弟弟的****出了三次**,再也难以忍受的小雪开始求饶了。

    「雨……啊……我的好弟弟……亲**爸爸啊……求求你让我休息会吧……亲爹……啊……放过女儿吧……小雪啊……小雪受不了了……妈……妈……啊……你快来啊……女儿受不了了。」

    「小屄!你不是骚吗,儿子**死她,省的以后跟我抢。」

    嘴里说着狠话,手却摸到水中拽住了儿子的**,被迫停止的小雨不得不将**抽出了姐姐紧窄的小屄喘息着站了起来,随着**的抽离,小雪像是被抽空了似得瘫在了浴缸里。

    「楠楠给老公舔舔」

    「楠楠要你**我,像**这两个小**一样在水里**我。」说罢张口将暴涨的**吞进嘴里,深深的套弄起来。

    「啊……还是我小楠楠的嘴让爸爸舒服啊。」小雨搂着妈妈的头用力的**了她的嘴一阵见姐姐还赖在浴缸里。

    「进来楠楠,躺在你女儿身上,老公要**你的屄。」说着将妈妈拉进浴缸,按倒在姐姐身上俯下了身子。

    倪楠躺在女儿怀里,丰腴的脊背紧紧的贴着女儿硬硬的小巧**,扶着浴缸像刚才的女儿一样高高的举起并分开自己丰满的双腿,等待着儿子的临幸。

    「明明扶一下妈的腿。」

    「你个骚婆婆!自己挨**让媳妇给你当苦力。」

    明明说是说坐在刚才婆婆的位置,扛起了婆婆的小脚,手也在大腿根上抚摸着。

    「妈你的阴毛真漂亮。」小雨看着妈妈飘在水中随波荡漾的长长阴毛不仅赞叹道。

    「儿子……宝贝老公不要管阴毛了……快进来吧,妈妈被这两个小妖精撩拨的受不了了,好亲爹……快疼疼你的楠楠吧。」

    「爸爸来了。」

    「啊……好粗啊……真舒服……乖儿子喔……你的**粗了很多啊。」

    倪楠终于在水中体验到女儿、儿媳为什么今天这么不经**了,原来在水中**的分泌物被水冲淡了很多,屄里显得很紧、很小,加之润滑不是太好**内部的摩擦感强烈了不少,确实非常的刺激。

    「亲爹啊……让你**真舒服啊。」

    儿子粗大的**通过变紧了的小屄带给倪楠的那种酸溜溜麻酥酥的快感传遍全身,使她香馥馥的雪白**浑身酸软的瘫倒在了女儿的怀里,头枕在女儿的肩膀上无力的呻吟着。

    「妈你真骚,整天就是想着怎么让儿子**你。」

    小雪搂着妈妈丰满的身体,手绕在前面用力的捏着曾经哺育过自己和弟弟的硕**房,在倪楠耳边轻语着。

    「你个小骚屄,忘了刚才向妈妈求饶的时候了,啊……乖好闺女用点力抓……儿子妈的大**亲爹……啊……让你……啊……让你**是最美的事了……**……**死你的小屄楠楠……啊……真舒服……啊……儿子……在水里让你的大****……妈妈……啊……妈妈感觉屄里好深好紧……啊……」

    倪楠惬意的看着腿间耸着屁股的儿子,扛着自己一条玉白大腿的儿媳妇,感受着身后女儿滑腻的身体和在**的抓捏,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天堂,心中充满了无比的满足和自豪,世上做妈的多了去了,可是有多少妈妈能够享受到自己现在的这般幸福呢。

    只有我倪楠啊,只有我倪楠才能享受到被自己儿女玩弄的幸福美感啊,尤其是自己的小心肝宝贝儿子,我竟然给他生出来那么大、那么强的一个大**,竟然将自己的小屄填的那样的满、那样的涨,几乎都要将自己**两半了。

    「好**……乖儿子亲爹啊……楠楠……啊……楠楠让你**的……啊……**的要飞……飞啦……唔……唔……」

    倪楠在儿子**弄的婉转娇啼中,突然被女儿用力的将头扳了过去,女儿的樱桃小口一下子堵住了,妈妈**不止的红润双唇,舌头在她嘴里搅动着,倪楠不禁也伸出舌头和女儿裹吮着纠缠了起来。

    儿媳的手则立刻占据了女儿让出的那个**,时轻时重的捏着高涨的紫红**,儿子依旧托着她的大屁股一下一下的用力的、深深的**着,几乎每次都顶到了倪楠成熟的、生育过了的子宫颈上,刺激的她拼命的抬高屁股迎合着。

    「啊……妈妈真幸福……啊……楠楠……啊……楠楠被你们几个小东西**死了……啊……大**亲爹……啊……使劲……使劲……啊……**……**你的小骚楠楠……闺女……啊……闺女要来了要让你们玩死……啦……」

    倪楠喘息着挣脱了女儿的嘴,疯狂的**了起来,激烈的扭动着丰满的身体,动作之猛烈给人感觉若是没有几个孩子按着,她能从浴缸里弹到天花板上去。

    「大**亲爹……楠楠要……要来啊……闺女……要大**儿子不停的**……啊……儿子给妈昨天那样的**……啊。」

    倪楠对昨天儿子给予的喷射食髓知味,即使是**临头依旧不忘要求儿子给予自己。

    「小雨……啊……你知道……妈妈让你**有多幸福吗……快**死你的楠楠……啊……真的……真的……被你个小东西**死啦……」

    小雨听话的加紧抽送,在水中接二连三的给了妈妈三四个**,就在倪楠身体承受不了软下去的同时,大口喘息的小雨也叫了起来。

    「唔……好……乖楠楠……好妈妈……给亲爹夹紧……你的小屄……啊……舒服……啊……爸爸……爸爸也要来啦。」

    「我要小雨,不要给她,乖弟弟,小雪闺女要吃。」

    「我也要,老公给我。」

    「你们两个小屄啊。」

    见到女儿、儿媳又要来分羹,已经没了力气的倪楠放弃了屄里的收缩,瘫软在了浴缸里,眼睁睁的看着儿子从自己屄里抽出原本属于自己**,带着一溜水迹将**用力的、深深**进了女儿大大张开的小嘴里,随后在儿子屁股的颤栗中,女儿的双颊开始深陷进去吮裹着、吞咽着,就像她小时候吸吮自己的奶一样的贪婪。

    「小东西我也要!小雪给我点啊。」

    薛明急的直打小雨的屁股。

    但小雪「呜呜」的吸吮着根本不理她,好在小雨还是知道疼媳妇的,在喷射了一半时,将姐姐的头提开,转身将喷射中的**捅进了明明饥渴的口中,用力的抽送着。

    「啊」小雨舒服的、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抓过回味的小雪将她的头也按向了自己的胯间,聪明的小雪连忙擒住明明没有含进去的后半截用舌头舔着。

    薛明搂着老公的腿直到将**上所有的液体都吸吮完,才离开**舔舔嘴唇,仰头望着小雨。

    「小鬼这次爽够了吧。」

    小雨将**再次喂到姐姐嘴里边耸动着屁股边说。

    「够了?早着呢,大家回屋,你们的屁眼爸爸还没有**呢。」听到小雨的话三个女人立刻动了起来。

    自从上次倪家请金处长来家里吃饭后已经十几天了,金处长早已返回了北京,但不到一周就派人给小雨送来了相关的证件,小雨看着上面鲜红的五个印章有些兴奋,我成警察了,而且还是很牛的国安警察!一个二级警司,国安部的联络专员。

    当然此时的小雨并不知道他的这个所谓「联络专员」是人家国安部专门为他这类的公子、少爷设置的一个职位,对外可以方便办事,对内嘛对那些懂行的人则只有一个意思:我是北京城少爷级的人物你得让着我点。

    兴奋的小雨顾不上天气的炎热和外面两个老情人的诱惑,在倪楠姐妹的诱哄下,学开车去了,他很快就要在B市北区政府上班了。

    小雨在这近半个月的时间里,带着对公务员工作的美好憧憬认真的学习着开车,不顾两个老情人没完没了的电话,仅仅分别和她们各见了一次,让两个老女人幽怨无比,以为小冤家新鲜劲过去了不再要自己了,不知流了多少的眼泪。

    小雨是在半岛花园和张艳芳见的面,那次在别墅里没有了其他因素的干扰,张艳芳彻底的放开了自己,在小雨面前没有她不敢说、不敢喊的话,逗引的小雨酣畅淋漓的狠狠**了张艳芳一回,如果不是因为没有相关的用具无法清理后庭,张艳芳屁眼的首次也就被小雨占有了。

    而幽会周岚则是在和张艳芳之后的第三天,原本以为女婿对自己会迷恋不已的周岚,等来盼去的过了一个多星期了,连个电话都没有等到,实在是按耐不住的周岚拨通了女婿的电话。

    「喂妈啊,什么事啊」刚从教练车上下来的小雨见是岳母的电话,赶紧走到没人的地方。

    「小雨啊,妈的心肝呜呜。」原本想跟女婿打电话发脾气的周岚听到小雨那带有磁性的声音竟然哭了起来。

    「妈你怎么了,啊你说啊。」小雨最初以为岳母出来什么事情,着急了起来。

    「呜呜啊,你个小东西玩了人家就把人家甩了呜呜。」

    「没有啊,妈我最近在学车呢。」听到周岚的哭诉,小雨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我不管!我要你现在马上过来,你……你今天要是不来我就跳楼死给你看。」听声音好像丈母娘有些失去理智了。

    「好!好!好!你个小屄别乱来,我马上过去行了吧。」

    「那你快点,我……我都忍不住了,真的!」周岚终于破涕为笑了。

    「你个骚屄,脱光了等我。」

    周岚无限娇羞的「嗯」了一声。

    小雨打个招呼就匆匆忙忙的跑到了丈母娘家,在按了门铃以后周岚真的是光着屁股给小雨开的门。

    「雨啊,妈的小爸爸,好亲亲,小宝贝啊,你想死妈妈了。」女婿一进门周岚就扑进了她怀里,搂着脖子疯狂的亲着小雨。

    「妈哦,你今天好骚啊。」小雨上下抚摸着丈母娘**的身体,边回吻着边说道。

    「嗯嗯,还不是你个小东西,坏**害的!今天我要让你赔我,我要你今天一天都不许出这个家门。」周岚心急火燎的边说边脱着女婿的衣服。

    「我的小骚岚岚,让我进屋再脱衣服嘛,鞋还没换呢,乖!」小雨换好鞋一把抱起发烧似得全身滚烫的岳母走向了她们的卧室。

    「来啊,岚岚我的好丈母娘,快来给爸爸吸吸。」小雨将周岚放在地板上,边脱衣服边对周岚要求着。

    周岚几把扯掉小雨的裤子,将日思夜想的**含进嘴里吸吮了几下,正当小雨抱着她的头要抽送的时候,周岚媚笑着仰头对小雨道。

    「好宝贝,先****妈行吗,妈痒死了,你的小岚岚,想你都想疯了,你看,好**爸爸,闺女的水都流了好多好多了。」说着将在自己屄上摸了一把的手伸到小雨眼前。

    小雨握着**啪的抽了周岚脸一下,「你个小骚屄,看来今天是真的欠**啊。」

    「是是是,我是小骚屄!你快****我吧,上次你不是说要在你岳父**我的床上**丈母娘吗,现在就来吧,丈母娘真的忍不住了,我的大**爸爸呀。」说着站起来就将小雨拖上了床。

    而小雨也被丈母娘,色急攻心的浪样勾起了火,决定先发泄一通再好好的玩弄玩弄这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

    周岚躺在床上将自己的腿用力的向上扳起,白皙的大屁股锥子似得向前突起着,呈现在女婿面前,上面蓬乱的阴毛已经有不少被自己的**弄湿了,紧紧的贴在有些发黑的紫红色**上,浓密的阴毛自**向下延伸一直到随着呼吸有些收缩的屁眼上。

    看的小雨禁不住爬上去伸出舌头舔了起来,舌头一触到周岚的**她就哆嗦了一下,屄里的水更是不住的向外淌,像是刚被干过一次了似的,小雨让自己的鼻子在阴核上划动着,舌头舔着岳母咸咸的小屄,手指则借着她流出的**玩弄着她花朵一般的屁眼,没有几下周岚就叫了起来。

    「好小雨……啊……妈的大**亲爹……啊……不要……啊……不要再弄了……岚岚……你的骚岚岚……要你……啊……要你大****进来……啊……求你了……****我吧……」

    「薛叔叔**过你这里吗?」小雨抬起头扣着周岚的屁眼问。

    「没……没有……啊……**那疼不疼啊,快来……啊。」

    「那我一会要**你这里。」

    「行行啊,乖宝贝先来**妈的屄……啊……」

    「小贱货,爸爸来了。」说着小雨丝毫没有什么怜惜的将**用力**进了丈母娘的屄里。

    「啊……我的亲爹……啊……你的……恩……你的大**实在是大啊……**死……**死……岚岚了,啊……好爸爸……啊……大**顶到……顶到……啊……到子宫里面了。」

    周岚的屄里终于又吃进女婿的大**了,虽然他狠了点、重了点但是自己多日的思念与空虚终于被填满、被涨塞了。

    没有了强烈空虚、饥渴感的周岚体内升腾起了无尽的**欲焰,噼啪焚烧着她的精神、她的灵魂、她的**,刺激的她像尚未被驯服的野马一样猛烈颠簸着身上的女婿。

    「骚岚岚,我的好丈母娘,女婿**的你舒服吗?」见岳母如此的激烈,小雨加快了回敬的力度与速度。

    「啊……好……好……啊……被女婿**可真好……真美……啊……妈妈从来没有……啊……没有被这么**过……舒服死了……亲爹……啊……小雨……你是周岚的亲爹……大**爸爸……啊……爽……啊……你比……啊……比你爸**的好一千倍、一万倍……啊……让女婿**屄真美……啊……亲爸爸**……**死我吧……求求你……我的好女婿……今天……啊……今天**死你的……岚岚闺女吧。」

    周岚真的很痴迷自己的这个小女婿,自上次被他**过以后没有一天不想的,可这个小冤家自上次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理过自己。

    为此一个人孤枕独眠的周岚哭过、怨过,连最初抢自己女儿男人的一点羞耻和不安也渐渐的被无尽的思念取代了。

    今天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才主动给小雨打了电话,女儿啊、亲家啊、老公啊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是爱上这个小东西了,没有他我活不下去了,与其想死还不如让他狠狠的**死!

    小雨趴在丈母娘身上一会用力揉捏她的大**、一会掐着她的脖子狂**,粗大的**在周岚肥嫩的老屄里不停的快速摩擦着,让周岚觉得自己的屄像是要大**被胀破了似得。

    一次次的撞击着他老公从来没有到达过的地方,有些疼痛的撞击带给了周岚更加激励的刺激,性的快感暴风雨一样的席卷全身,周岚浑身泛着红光、抽搐着、哆嗦着、嘶喊着。

    「亲爹……啊……你大……啊……你的大**把人家啊……闺女**劈开了……**两半了……被小雨爸爸**……啊……真幸福……啊……好爸爸别停……啊……闺女啊……闺女要……啊……要飞啊。」

    听到周岚要来了,小雨再次用双手按在了周岚的脖子上,**更是次次到底,凶狠的**着自己的岳母。

    周岚在女婿突然更快、更深的大****弄下,弓起身子驮着小雨猛烈的收缩着**,屄里像是怕他跑了似得紧握着他的**,**决堤的洪水一样喷涌而出,冲刷着巨大的**。

    小雨在觉察到周岚屄里收缩**到来的瞬间,手上用力掐住了她的脖子,看着岳母因为窒息缺氧而逐渐涨红、扭曲的脸,**更加快速的**着,享受着她屄里的收缩与紧握,直到周岚在极度的兴奋和窒息中翻起了白眼才松开手。

    「啊……亲宝贝……啊……舒服……啊……妈……啊……妈妈真的让你**飞了……啊……爽……啊……呜……呜……」

    小雨等她刚刚喘息了几下就又掐住了她的脖子,全身压在周岚身上用力的**着她,如此几次这个风骚的丈母娘,就被小雨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出了四次潮喷舒服的昏迷了过去。

    「我今天以为你有多骚呢?」小雨见周岚死人一样的躺在床上,放慢了速度,开始一下一下温柔的**着岳母,喘息着休息。

    「喔……小雨……啊……我的亲爹你在哪儿……我要你……啊……我要你**我……啊……呜……呜……呜。」

    不知过了多久,在**的昏迷中醒来的周岚哭泣着、呼唤着让自己死去活来的女婿。

    「你个贱女人被**傻了,亲爹这不是在这里吗嗯。」

    小雨噼啪的轻轻抽打了周岚几个耳光,同时用力的**了几下帮助丈母娘清醒了过来。

    当周岚发现自己的女婿还被自己的屄夹着,依旧在自己身上时,脸上挂着泪珠幸福的笑了,「雨!我的好老公!搂着我,我要你亲我哦。」

    小雨抱住岳母低头吻着她鲜嫩微红的小嘴,屁股开始用力的耸了起来,而周岚则喘息着开始求饶。

    「喔……不要了……好爸爸让岚岚闺女休息会吧,刚才……刚才你把人家**死了。」

    「你舒服够了,爸爸怎么办啊,不**屄也行,但是你要给爸爸吃,今天吸不出来不算完。」说罢翻身下马躺在床上。

    「好嘛好嘛,闺女给亲爹吸大**。」

    周岚说着爬起身来跪倒小雨的腿边,用纤巧的小白手握住**放在脸上来回的揉搓了几下,便张开小嘴含了进去上下套弄着,反复几次就将**前半截上,沾满的自己的**又吸回了肚子里,并开始用舌头舔舐着**。

    随后周岚开始用舌头从**向下舔到阴囊,然后在返回来含住**做几个深喉,刺激的小雨不时的发出呻吟声,这个丈母娘是真不赖,经**不说,**技术也很好,就是不知道那个大屁股中间的小肛门如何。

    「哦,妈你的嘴可真厉害,爹好舒服啊。」

    听到女婿夸奖的周岚扭扭屁股,对小雨挑动着动人的睫毛,媚笑着,卖力的用娇嫩的舌头搅动着口中的**,同时含着**调整姿势。

    示意女婿分开腿,像小白羊似得跪在小雨腿间,一手托着女婿的睾丸揉动,一手扶着小雨的大腿,用迷人的红唇紧紧的夹住**,头猛烈的上下晃动,深深的吸吮、舔舐着**,给她的小雨亲爹做着深喉努力的取悦着他。

    整整一天小雨都被他的丈母娘按在床上没让下去,就连上厕所她都要跟着,小雨也没有辜负她,将她喂得饱饱的,在不到六个小时的时间里,将她**出了11次**,其中有7次是喷射的,美得她之后有一个星期没有骚扰小雨。

    第十章不是冤家不聚头

    小雨终于有自己的车了,在小雨拿到驾照的第二天倪楠就给他买了一辆猎豹,小雨姐弟是很喜欢宝马的,小雪早就定了一辆330i,这次小雨非常希望妈妈和姨妈能够给他买一辆x5的,但是倪楠姐妹觉得他开那种车太过招摇,尤其是又要马上去北区政府上班,开那种车上班时很不合适的,所以就坚持只给他买一辆普通的车,没有办法的小雨在明明的攒动下就选择了猎豹。

    尽管对车不满意,但是刚刚有了车的小雨还是非常的兴奋,加之刚刚拿到驾照瘾头很大,所以不顾倪楠要求上班的催促,整天开着车到处跑。

    今天他要去开发区小方的公司去玩,在繁华的大街上各种车辆川流不息,小雨紧张的按照教练的要求全神贯注、一丝不苟的操作着,正在他手忙脚乱的减档、打灯准备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拿起电话的小雨,根本就没有想到看看头顶的红绿灯,直到他感觉自己的车,嘭的一声,撞上了什么才反应过来追尾了。

    小雨赶紧扔下电话,慌张的下车查看情况,前面车上也同时冲出了四五个人,猎豹的前防护栏撞上了前面一辆紫红色玛莎拉蒂的尾部,撞烂了人家一边的尾灯,后箱盖上也有一个不小的坑,漆都掉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学的车太紧张了。」肇事的小雨赶忙向正在查看自己爱车的几个人道歉。

    「对不起?你他妈没长眼睛啊。」其中的一个有些气急败坏的,推了小雨一把。

    「对不起,是我的错,警察过来了,等他看完了现场,我陪你们去修吧。」

    虽有些恼怒这个小子的推搡,但小雨还是无可奈何的陪着笑脸,指着跑过来的警察说道。

    「修!这是谁的车你知道吗?耽误了老子的事儿你赔得起吗?」说着抬腿给了小雨一脚。

    「嗨,出了事让警察,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嘛,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别老是动手动脚的啊。」小雨有些冒火长着么大,他倪少爷可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人,让人这么对待可是少见的,所以也指着对方的鼻子叫了起来。

    「耶!怎么着小子,还想动手啊,老子今天就是要教训教训你这个不长眼的东西。」说着挥拳扑了上来。

    一场斗殴就这样在繁忙的交通要道发生了,对方除了一个打电话的年轻人以外全都动了手,小雨的身手虽然不错也将对方打的鼻青脸肿,但是毕竟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加上是一对四所以身上、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几下,颧骨处也肿了起来。

    已经过来的警察急的一边大喊大叫的劝他们停下来,一边呼叫指挥中心赶紧来人,两方的车辆和围观的人群已经完全,将这个由交警全天值守的路口堵了起来,严重影响了市中心区的交通。

    其实真正让这个善良的交警着急的原因是,他知道这辆玛莎拉蒂的主人是谁,生怕这帮无法无天的人,将小雨打出个好歹来。

    最后见自己的劝阻无效,且看样子,小雨一对四没有太过吃亏,就转身疏导起了交通。

    110和交警队的人飞快的到了,强行的将两边的人隔开,简单的勘验了一下现场就将双方带到了最近的市公安局,坐在一间调解厅里,小雨才发现刚才没有动手的年轻人真的不简单!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有三四个挂督衔的家伙来看望他。

    而他也若无其事的在走廊里和这些人抽烟、聊天,只留下小雨和对方四个人做笔录,小雨见状立刻联系明明,正在会议中的薛明赶紧跑了下来。

    「呦,薛大!有什么事吗?」做笔录的警员见薛明进来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起身招呼。

    「啊,没什么我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这是我男朋友。」薛明指着小雨道。

    薛明的一句话不仅震住了对方的四个打手和一直盯着薛明进来的门外几个人,也将这个小警员吓了一跳,庆幸自己还没有开始,按照某些人的要求,给小雨扣扰乱治安,并视情形再考虑是否拘留的帽子。

    在B市的公安系统,尤其是市局上班的人,谁不知道刑侦支队的薛副大队长,找的小未婚夫是刚刚走马上任的省委常委、省公安厅长的公子!

    小警员立刻感到自己的手中的笔沉重了起来,看着正扳着小雨的脸,查看伤势的薛明和门外的几个人,心里嘀咕这事怎么处理啊,公安厅长儿子的车,撞了市委书记儿子的车,还打了一架!

    「哈哈,薛大啊,没有想到啊,咱们会闹起误会来啦。」门外的年轻人笑着走了进来。

    「你就是倪小雨啊,我听说过你,我叫钱建军,隆丰集团的办公室主任,说起来咱们应该是关系很近的人呢,我和倪副市长很熟的,只是没有想到,我们今天会以这种方式认识。」

    钱建军看都不看自己的几个手下一眼,一直盯着小雨,随后又转向薛明。

    「薛大,我看这样吧,咱们这事就这样算了吧,倪小雨啊,我是一直想认识你啊,只是没有机会啊,今天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是吧,今天我们马总让我去办点事,改天咱们一起吃个饭好吧。」

    「那也行啊,钱大哥车你先送去修,回头我把钱给你送去或者交到这里来。」

    对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小雨一只能如此了,但还是要求赔偿对方的修车款。

    「还什么钱不钱的,咱们之间还提着个干嘛呀。」

    「就是、就是啊,薛大我看这样挺好,小张把这个案子销了吧。」刚才和马建军一起在走廊里聊天的几个处长、科长们进来打着圆场。

    「可以啊,但是修车的钱我们还是要赔的。」薛明坚持道,她太了解这些人了,所以不想和他们有什么利益上的瓜葛。

    「嗨,你个薛大真是的不要提钱的事了,我们走吧。」钱建军招呼着。

    一场因为交通事故引起的纠纷就这样解决了,但是这个消息却在有关的阶层中飞速的传递着,是啊省城市委书记的儿子和省公安厅长儿子之间的纠纷听着就让人好奇,更何况是在目前省委书记争夺最为激烈的时候。

    两个省委常委会不会借此搞出点别的什么来呢?他们一个是功力绵长、背景深厚的政坛老将,一个是如日中天璀璨夺目的政治新星,他们之间斗起法来一定精彩!不少龌龊的人这样想着,但他们注定会失望的。

    倪、马两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不要说在这样的敏感时期,就是在平时也不会幼稚的借这种事情和对方搞事!不仅倪、马两家清楚,就连钱建军这个马飚的铁杆手下也明白的很。

    「你们真是没用,四个人还打不过那小子一个,哼!」看着路上不断被自己的玛莎拉蒂超越的车辆,钱建军对着自己的几个手下抱怨道。

    「钱主任,对不起刚才就在那个警察旁边,我们怕给您找麻烦啊。」其中一个小子解释着。

    「有什么麻烦?你们刚才将那个小子打翻了,我们不早就走了,还会有现在这种事?他个小警察能把我们怎么样?收拾他不跟玩似的。」

    「那要不回头我们在把姓倪的这个小子收拾一顿?」

    「屁话!现在还怎么动他,你们知道他是谁吗?她就是刚刚上任的公安厅长倪楠的儿子,倪副市长的外甥,我警告你们以后不要轻易招惹他,否则惹出什么事情来不仅是我,就是马总也绝饶不了你们!」

    小雨并不知道,他今天惹出的这个交通事故,弄出了这么的动静。在电话通知了小方以后就在明明的陪他下了医院,得到消息的倪楠姐妹几乎也同时到了医院,在女人的陪同下小雨CT、心电图、脑电图嗅觉、听觉、视力等等、等等的一系列检查,在闻讯赶来的医院院长拿着体检报告逐条说明解释,并赌咒发誓的保证下确认:倪少爷除了脸部的红肿淤血外,没有其他任何问题的情况下,才在倪楠姐妹浩浩荡荡的返回家里,明明因为还有事情则返回了局里。

    「妈!」

    「嗯,很疼吗?」倪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儿子的头搂在怀里,不停的抚着他的头发,边给儿子用冰袋敷着,关心的问道。

    「没事的,不用担心,妈我想吃奶!」

    小雨躺在妈妈的怀里,头紧贴着的倪楠**,看着妈妈因为刚才过度的紧张,而现在显得有些疲劳的粉脸,闻着妈妈一呼一吸间传递出来的那种熟悉的味道,早就忘了脸上的伤,用力的吞咽着母亲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成熟的**香味,小弟弟有些不甘寂寞了。

    「你个死小鬼,让人家打成这个样子了,还有心思想这个!」

    倪楠看着躺在自己怀里温顺的羔羊一样的儿子,浓浓的怜爱之情涌上心头,嘴上边骂着,边伸手解开了米色的套装上衣,松开乳罩将自己雪白圆润的漂亮**上,玫瑰花蕾般艳丽的**塞进了儿子的嘴里。

    小雨如襁褓中的婴孩般,擒住妈妈的奶头用力的吮着,手着把玩着另外的一只,感觉自己就像真的回到了孩提时代,倪楠见儿子的模样,不禁疼爱的俯下头,在儿子脸上吻了一下。

    「小雨,妈的宝贝,刚才你吓死妈妈了,你要是有点什么妈妈还怎么活,我的好儿子啊。」

    看着妈妈媚眼微闭、红唇微张的呢喃细语,小雨一把抱住妈妈的头,嘴堵上了妈妈的樱桃一点,两人热情、忘我的拥吻了起来,像是两个初恋的学生。

    「我看你个小鬼,还听不听话,不上班到处乱跑,这下老实了吧。」倪珠拿着药和水杯走了过来,见娘俩这个样子又絮叨了起来。

    「你就惯着他吧,再这样下去,你儿子难免再让人家给打出个好歹来。」

    「他们谁敢!」倪楠放开儿子,眼里精光一闪,对着姐姐说道,「谁再敢动我儿子一根头发,我倪楠让他们全部都死!」

    「你跟我急有什么用,以后慢慢找机会吧,你个小东西给我起来吃药。」倪珠对着小雨没好气的喝道。

    姨妈的娇喝,将又过开始吃奶的小雨,从孩提时代召回了现实,靠在妈妈怀里,享受着妈妈**的温暖,张开嘴巴让姐妹两个喂服了一些消炎药。

    看着姨妈回身放杯子时撅起的那个大屁股,大的与原本丰满、诱人的身材是那么的不协调,已经有了感觉的**开始骚动了起来。

    「姨妈、我的好珠儿,来给我吃吃,我想**你屁眼。」小雨有些无耻的在客厅里叫了起来。

    「你个小畜生不疼了?」

    小雨家的女人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个小东西随时可能从嘴里冒出来的这种话,倪珠今天穿的是长裤,没有了裙子的掩盖和遮挡,倪珠有些发福的中年熟女的身材,被完全的凸现了出来。

    「你个倪珠费什么话,我儿子要**你,你就赶紧过来伺候。」

    倪楠也发现了姐姐今天的身材,是和以往有些不同,双手隔着衣服捏弄着儿子的**,心里想着一会儿子粗大的**将在姐姐的屁眼里进出,**的她嘶喊、**,心中的那股悖逆火焰升腾了起来。

    「嗬!你这当妈的是真有出息啊,帮着儿子一起**自己的亲姐姐,有本事让你儿子先**你啊。」

    倪珠一边脱着身上的衣服,一边洋洋得意的炫耀着自己是被第一个点中的人。

    「倪珠你就骚吧,儿子一会只**她屁眼,她屄里痒了让她自己扣去。」倪楠伸出舌头舔着儿子的耳朵说道。

    「倪楠你不要做梦了,**是我的!我想让他**哪就**哪,你以为你真的说了算啊,是不是老公。」倪珠只穿着高跟鞋,跪在沙发下面解着外甥的裤子。

    「叫亲爹,大**爸爸,不然我儿子不**你。」

    小雨惬意的听着姐妹两人的对话,根本就插不上嘴,也不想说话,他现在发现在只有自己和妈妈、姨妈三人时,两个熟妇对自己伺候的是最用心、最放得开的时候,也是自己最为享受这亲情**的时候。

    「叫就叫有什么了不起,你不也是一样的叫啊。」倪珠推掉外甥下身的衣服,双手把住大**的根部,娇媚的对着小雨笑着说。

    「亲爹闺女来啦,你屁股最大的闺女伺候你来了。」说罢将**狠狠的吞进了嘴里,用心的吸吮起来。

    「倪珠当心别噎死,你个老骚屄,见了我儿子的**就不要命。」

    倪楠眼睁睁的看着姐姐,恶狼一样的将属于自己的,乖儿子儿子的大**含进嘴里吞吐着,有些醋意和幽怨的叫骂着姐姐。

    「喔喔……唔。」吞吐**中的倪珠闻言依旧不忘,瞪大眼睛、做着鬼脸向妹妹示威。

    小雨见状,赶紧祭出自己的法宝——小甜嘴,搂住妈妈纤细的腰肢,仰起头对倪楠说「妈妈你今天好漂亮啊,我好爱你哦。」

    「咯咯咯,你个小冤家!一天到晚就知道跟妈妈甜言蜜语,却把大****进了老骚屄的嘴里,我不干!我要你**我,现在就**楠楠!」倪楠搂着怀里的儿子撒起了娇。

    「好妈妈,乖楠楠,我只是让她将**含大然后再**你嘛,来让爸爸亲亲。」

    小雨边甜言蜜语的哄着妈妈,边按下妈妈的头舌头再次卷进了倪楠的口腔,和妈妈的香舌搅在了一起,倪楠也紧紧的抱住怀里的小雨痴情的亲吻了起来,完全忘记了还在卖力开始给小雨深喉**的倪珠。

    倪珠跪在地上,嘴里叼着外甥的**,手技巧的摸揉着开始紧缩的睾丸,贪婪的像是吃面条似得将**吸到口腔最深处,直到鼻子顶在小雨不时耸动一下的肚子上,用力的将口中的整个**挤压几下,再退出将**含在嘴中,牙齿轻轻沟中**的沟棱,用舌尖在**上摩挲一会再深深的吞入,如此往复了一百多次。

    直到自己屄里**淋漓的滴向地板,屁眼痒的开始不受控制的轻微收缩,才按耐不住的起身看了一眼依然在热吻的母子俩,爬到外甥身上,半跪半蹲的用手将**送进自己熟透了的嫰屄里,看着这个主宰自己命运的大**一点一点的分开**,直到真个**被自己吞进肚子里,才长舒了一口气,上上下下的耸了起来。

    「好外甥,亲小雨啊,闺女被你的大**撑开啦,今天你的**怎么这么大啊,亲爹喔,闺女啊珠儿闺女给你夹得舒不舒服啊。」

    在不大的沙发上,倪珠无法将大腿分的更开,所以肥腻的嫰屄将小雨的**夹得紧紧的,加之现在是女上位,自己可以随意的掌握节奏,所以在外甥的**上没有做几下,倪珠就**了起来。

    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小雨多少还顾忌一些女人的感受,只有在和妈妈和姨妈**时,特别是三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小雨就没有了任何的顾忌,在背德乱来的浓浓温情刺激下,在世人眼中高贵、威严的两个高官、熟妇,在小雨的**下变得温柔体贴、风骚淫浪,任小雨肆意妄为的把玩、**弄。

    小雨幸福的吻着妈妈的红唇,揉捏着她的**,下面的**享受着姨妈柔软、肥厚**的包裹与紧夹,听着妈妈的娇喘和姨妈的**,松开倪楠的头躺

    ...


得鱼小说网 > 辣文合集 > 禁品乱欲 > 禁品乱欲TXT下载 > 正文 第 230 部分阅读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申明:禁品乱欲最新章节,小说《禁品乱欲》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得鱼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