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鱼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奇门圣尊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辅国兵马大元帅

第二百四十四章 辅国兵马大元帅

    正文帝自有考量,在这个问题上决不会受人左右。

    开玩笑,云风这样的大能笼络还来不及,怎么会慢慢提拔?

    八王爷率先站出来朗声说道:

    “皇上此决策极是英明,臣弟第一个拥戴。”

    忠正王、左相、大龙手、欧阳总管、孟总管、皇太子、镇国公田大帅、纳兰老将军等等皇朝的中坚力量全都高呼万岁,拥戴正文帝的旨意。

    而右相却站出来一本正经地说道:

    “皇上,臣有话说。”

    这老狐狸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准。”

    正文帝半眯着眼睛,微笑地看着右相史文宾。

    “启禀皇上,臣以为云风不过是一心智未成熟的黄口小儿,从未在皇朝的军队或者机构中干过,既无功绩,又无经验,突然委以如此之高的禄位,怕是人心不服,引起不必要的动·乱。”

    “右相此言差矣!”

    左相岂是见得右相如此诋毁,立即站了出来,继续道:

    “众所周知,云风年纪虽小,却在平沙保卫战中智谋超群,勇猛过人,为保卫平沙立下汗马功劳,右相岂能说云风没有功绩呢?岂不是否定皇上之前对云风的封赏?岂不是说吾皇昏庸无能?”

    “左相请注意,就事论事,不要随意扣帽子。”

    右相知道左相能言善辩,没想到竟然抓住自己语言的漏洞,给自己扣上一个否定皇上的罪名。

    果然,正文帝听了左相所说,脸色也是一沉,分明赞同左相的分析。

    “我并未否定皇上的意旨,只是对此事有不同看法而已。”

    “一个人提升太快,的确容易滋生骄傲自满情绪,得意忘形之下,往往会给国家和民众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右相继续狡辩,想要打压云风,不让云风成为与自己平起平坐甚至高过自己的人。

    “右相此言更是狗屁不通,对于那种功利心强的人,你所说的话没有问题。但对于云风这样忧国忧民的英雄少年,则毫不沾边。”

    左相大声陈辞,一点也不给右相面子,听得正文帝也不禁莞尔一笑。

    “我只想问右相一句,玄龙皇朝之中,有谁的修为比云风更高?”

    八王爷笑眯眯地问道,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的确没有谁的修为超过云风,但是……”

    右相知道自己的辩解苍白无力,看来注定又是输家。

    “既然如此,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皇上为国家、为民众着想,钦点云风为辅国公,保我玄龙皇朝千秋大业,何错之有?”

    八王爷咄咄逼人,终于露出了锋芒,他实在看不惯右相这种置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于不顾的人。

    “这……,八王爷是否言重了?”

    右相眼见惹了众怒,不得不以退为进:

    “老夫不过是谈一点看法,并没否定皇上的旨意,只是想将此事办得更加圆满而已,抛砖引玉,力求大同。”

    “需知朝堂之上只是一种声音并非好事,有人提出不同看法,也是对主要策略的一种反证和补充,是对朝廷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

    这老狐狸真是狡猾!

    正文帝笑了笑,两手一按,让大家的争论停止下来:

    “朕意已决,众卿家无需再争论,忠正王爷速速拟旨,尽快送达平沙。”

    “另将原云风的将军府重新扩建,在原址上扩建为辅国公府此事交由工部尚书处理。”

    “当然,为了让众卿家服气,朕还有一决定。”

    “云风听旨,朕任命云风为辅国兵马大元帅,带龙镶军领兵百万前往西疆平定边关骚乱,明日辰时出兵,限期两月。”

    “云风领旨,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云风拜谢领旨,站起来又说道:

    “皇上,云风有一提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云爱卿尽管说来。”

    正文帝来了兴趣,不知云风到底有什么提议。

    云风往前一站,双手抱拳,声音坚定而豪迈地道:

    “皇上,微臣云风不需百万大军,只需向皇上请旨,委派纳兰雪依、甄玉阁为副帅,随微臣领龙镶军百人前去,即可驱除外寇,平我边关。”

    正文帝沉吟片刻,双掌一拍龙椅扶手,唰地站了起来:

    “好样的,不愧玄龙皇朝的少年英雄,准奏!请忠正王即刻拟旨,增补纳兰雪依、甄玉阁为副帅,随辅国兵马大元帅云风平定边关。”

    “朕与群臣等着你凯旋归来,为你庆功!”

    “谢皇上!但臣还有事要禀报皇上。”

    “哦,还有事?云爱卿但说无妨。”

    正文帝不知云风要说什么,却见云风从乾坤袋中掏出一枚令牌请高公公呈了上来:

    “嗯,二皇子的令牌?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群臣一听,立即停止议论,将所有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正文帝手上。

    云风不急不慢地细述道:

    “微臣在前往雷川州参加逐鹿学院战神选秀复赛途中,遭到洗天门残余的袭击,经过一番恶战,微臣侥幸全歼洗天门残余,从洗天门长老·胡红生的乾坤袋中缴获了此令牌。”

    “由于关系重大,微臣一直带在身边,直到面见皇上才将此令牌呈上,望皇上着人查清事实真相。”

    正文帝听了云风的叙述之后,已是勃然大怒: